临近年底,各种聚会场合较多,亲朋好友、同事,为增进友情,聚会喝点酒无可厚非。不过小饮怡情,醉酒误事,这段时间渝北警方就接到多起因为醉酒引发的报警。其中,有两个醉汉的行为就让民警哭笑不得——一个扭断钥匙谎称家里进了贼,一个走错楼层回不了家。

  谎报有小偷,找民警开门还耍混

  12月26日晚,家住渝北空港某小区26楼的张某在和朋友相聚之后,一起去餐馆喝酒。张某喝起酒来没完没了,晃眼间的功夫就喝到了次日凌晨三点。和朋友话别后,张某东偏西倒地回到自己的居住地。在打开入户的房门后,他拿着钥匙准备去开卧室门,结果却怎么都打不开了。着急去睡觉的张某一使力,却没想到把钥匙给扭断了。

  看见锁眼里断裂的钥匙,张某又气又急,对着房门一顿拳打脚踢,无奈还是无法打开房门。就在此时,他想起了新闻里一些警察破门抓贼的场景,便立即掏出手机拨打110报警,谎称自己的卧室里进了贼,需要民警前来处置。

  接到报警后,渝北区公安分局双凤派出所的民警立即赶到张某家中,发现他的家里并没有被小偷光顾的痕迹,而张某却指着卧室的门,坚称小偷就在卧室里。通过详细了解和查看现场,民警发现张某是在故意谎报警情,当场就对他进行了严肃批评。

  酒后的张某不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要求警察帮忙把门破了。民警耐心解释,非紧急情况民警不宜破门,建议他自行联系开锁师傅帮助解决。张某根本听不进去,执意要求民警开门,通过民警进一步做工作,张某才认可自己联系开锁师傅来开门,并在事前就协商好了价格。

  凌晨5时许,开锁师傅前来将房门打开后,民警准备用全程开启的执法记录仪进屋录像,来看看里面是否有小偷,然而张某则一把将民警拉住,连说“用不着”,不言而喻,卧室内根本就没有异常情况发生。

  当开锁师傅按约定为张某更换好锁芯要收取服务费时,张某拒绝支付,还蛮不讲理地说,如果要给也该公安机关给。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民警将张某带回派出所先进行醒酒,然后视情作进一步处理。张某恢复常态后,民警将执法记录仪打开给张某观看,他这才觉得当时的行为十分可笑,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支付了120元的相关费用。双凤派出所民警根据张某的认识态度和实际情况,对他进行了口头批评教育,告诫以后不要酗酒,也不可谎报警情。

  五楼当四楼,睡倒在别人家门口

  12月24日晚上,家住渝北回兴服装城某小区的小陈和妹妹回家时,在楼栋里遇到一个浑身酒气的醉小伙,这个人走起路来东倒西歪,还差点撞上陈女士的妹妹。考虑到小伙喝醉酒,姐妹俩也没有太在意,便直接返回家中。然而令她们没想到的是,这个醉汉却跑来大声敲门,说是要回家。

  此时,同层的其他住户听见这个人大吼大叫的声音后,便都上来询问情况,可是小伙说自己就住在这层楼的5-1室,但在场的人们都不认识他。随后,小伙改口说住在4-1室,但小陈跑下楼去敲4-1室的房门,却始终无人开门。无奈之下,小陈电话通知了物管前来处理,便自己回家休息了。

  次日凌晨零点半,小陈的妈妈下班回家,结果发现自家门前睡着一个小伙,便将情况告诉给了小陈。小陈一听开门一看,发现还是之前的醉酒小伙。天气寒冷,担心小伙着凉,小陈找来一件厚衣服给他盖上,便拨打了110报警求助。

  接到报警后,渝北区公安分局回兴派出所的民警立即赶到事发地点,看见了这个蜷缩在楼道里的小伙。通过询问和检查,民警发现小伙身上有一部手机,其中还有一个标为“大哥”的电话,民警用自己的手机打这个电话后,小伙的手机响了,原来他自己就是“大哥”,让民警哭笑不得。

  民警见一时小伙也无法说清地址,也找不到联系人,准备将他扶上警车,带回派出所醒酒后再说。在民警扶小伙下楼梯时,小伙一阵狂吐,之后才稍微清醒了一些,并告诉民警自己住在4-1室。民警前去敲门后,他的同事打开门,这才让小伙顺利回到家。

  据了解,醉酒者姓王,平时和四个同事一起居住于此。12月24日晚上公司聚会,小王喝了不少酒,同事将他送到小区后便出去玩了,没想到小王竟然走错楼层,在楼道里睡了几个小时。“我们也才回来没多久,没想到他醉的那么厉害。”同事如此说道。

  民警提醒,醉酒伤身,适可而止,千万要控量,劝酒的朋友也得注意了,一起喝酒劝酒也得有分寸,发生意外,大家都得不同程度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