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中的周瑞东(右)。本报记者 胡杰 摄训练中的周瑞东(右)。本报记者 胡杰 摄
每天兼职送外卖。每天兼职送外卖。

  高高瘦瘦的周瑞东,帅气又腼腆,1米8的身高、69公斤的体重,很难让人把他与拳击联系在一起。只有他粗糙有力的大手与人相握,才让人知道这是一双在沙袋上磨砺过的手。

  近日,23岁的周瑞东获得参加2018年WBU职业拳王争霸赛争夺大中华区金腰带的资格,他也是第一个获得该资格的重庆籍选手。

  拒绝家里安排的工作

  每天早上5点,沙坪坝天星桥,大多数人还在梦乡里,闹铃一响,周瑞东条件反射一般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和同伴骑着摩托车从宿舍赶到重庆大学,在操场上跑十公里。晨训结束,回到宿舍稍事休息,周瑞东要准备开始接单了。

  2016年,周瑞东从部队退伍回家,家里人给他介绍了好几份工作,其中不乏一些稳定的事业单位,周瑞东都拒绝了。他家里经济情况不错,父母对周瑞东打拳这个事,一开始很难接受。

  但周瑞东说,这个想法其实早就在心里萌芽了,15岁时开始练习散打。

  每天送四五个小时外卖

  说话间,周瑞东的手机提示音响起,“您好,您有新的外卖订单。”响到一半,订单突然取消。周瑞东无奈地笑了笑,放慢了速度,这种情况,对周瑞东来说并不陌生。“也遇到过难缠的顾客啊,没有办法,虽然是兼职,也要自己尽力做到最好吧。”

  为了保证训练时间和体力,周瑞东每天只在中午送四五个小时外卖,赚够当天的饭钱,他就收工。回宿舍前,他会到附近的小餐馆随便吃点饭。

  退伍回来第9天,周瑞东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区县一所体校,跟着一群十几岁的孩子一起训练。虽然一周只训练三天,但周瑞东觉得比在部队训练还累,刚刚入门的他常常在对抗中被一群中学生打得无还手之力。

  没有固定收入又不愿意依赖父母,从那个时候起,周瑞东就靠着自己的退伍费支撑生活。但教练告诉他,目前的状况下,即使开始打职业比赛,也很难完全养活自己。于是,周瑞东到当地的健身房去当销售,一个月有两三千元的收入。

  曾经一度营养不良

  关闭了手机上的外卖软件,周瑞东中午会稍微休息一会,迎接下午高强度的训练。

  今年4月,周瑞东来到重庆拳力至尚拳击俱乐部,开始系统训练,并开始参加一些正规比赛。为了配合训练时间,他选择了兼职时间相对自由的外卖,同时,他还在俱乐部里偶尔客串一下助教,再帮忙做下清洁,额外挣些生活费。

  下午3点,空击、打靶、击打沙袋、协调步伐……一阵热身过后,俱乐部里的拳手们开始了激烈的对抗训练。走上拳台前,周瑞东在脸上抹了点凡士林,天气有点干燥,即便是拳头轻轻擦过脸庞,也很容易造成裂口。

  坚定的目光,矫健的步伐,灵活的摇闪,凶狠的攻击……当拳头击打沙袋,当汗水浸湿地板,每一次训练,对周瑞东而言都是在坚守梦想。直到晚上七八点回到宿舍,每天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是周瑞东的日常。

  由于训练强度大,出汗太快,营养又跟不上,周瑞东曾经一度营养不良。

  不比训练两三年的拳手差

  边送外卖边训练,周瑞东在拳力至尚拳击俱乐部“安定”下来,他的拳击技术也得到了飞速提高。今年6月,他在成都参加了第一次正规拳击比赛。

  上场前,周瑞东并没感觉到害怕,但第一次在拳台上真正跟人较量,周瑞东还是经验不足,输了。但是他也发现了自己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技术上的缺陷,还有体能问题。

  教练范金荣对周瑞东第一场比赛的输赢并不看重,他常说,在周瑞东身上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影子。“他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离开。算起来,他系统训练还不到1年,但和一些训练了两三年的拳手比,水平可能还要高一些。”

  憧憬打拼出美好的明天

  采访那天,周瑞东晚上正好有拳击交流,周妈妈给他炖了汤,让他晚上回家喝汤,好好补补。

  周妈妈说,最初周瑞东选择拳击,家里人都不太支持,“不安稳,又容易受伤。”但后来周瑞东坚持选择这条路,他们也只有支持。“他自己有这个目标,有上进心,人也变得懂事了很多。”

  周妈妈说,退伍回来后,周瑞东没找他们要过钱,前几天她过生日,儿子还微信给她发了一个红包。“我们对拳击也不懂,偶尔有比赛的时候,他会回家吃饭,补充下营养。”

  戴上拳套,即便有再多辛苦,周瑞东依然乐观。他和同伴们憧憬着通过双拳,打拼出美好的明天,实现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