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

  重阳节的不愉快

  谭健,34岁

  重阳节才过去不久,相信很多有老人的家庭都度过了和美愉快的一天。但我家里却阴云密布,每个人都不开心。而不开心的原因也很奇葩,我放弃了和朋友的聚会,特地买了礼物回家和父母过节,父母却认为我过早把他们划成了老年人,很生气。老爸64岁,老妈60,都已经退休,确实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老年人,但他们就是坚决不承认,说要到70岁或者75岁才是老年人,才有必要过重阳节。我的一番好意被他们拒绝也就罢了,反倒被他们一顿数落,心情也很糟糕。更可气的是,老爸居然说,你盼着我们早点老去到底打的什么坏主意?想动我那点存款,房子?警告你,根本没门!我们身体好得很,还要活很多年,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老妈一向软弱没主见,脑子里装的都是老爸的思想。她也跟着批评我不应该把他们看成老人,说他们的体检指标比我还好,趁机又教育我要健康生活。我和他们大吵了一架就离开了。晚上回到自己的小家,和女友聊起,她认为问题的根源是我父母太恐老,他们对衰老充满深深的担忧和恐惧,所以才这样敏感小气。旁观者清,女友的话让我恍然大悟,也扪心自问,自从父母退休后,我理智上是认为他们已经迈入了老年,口头上也把老年人挂在嘴边,但从没真正想像过他们老了的样子,其实在我内心深处也同样不能接受他们正在老去的事实。明白过来以后,我不再生父母的气,而是心痛心塞,也很迷茫,作为他们唯一的孩子,我该做些什么,让他们不那么怕老,可以安然无事地变老?

  对话

  理解衰老恐惧

  张娓:在日常生活中,你并没真正觉得父母已经老了?

  谭健:对,他们退休之后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外地玩,看起来状态挺好的。但这两天我把他们以前的照片翻出来看,发现他们还是一年比一年老了。而且老爸现在脾气越来越坏,也说明他老了。

  张娓:有可能他比你更敏感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衰老。

  谭健:他被衰老吓着了?

  张娓:不是被衰老吓着了,而是被对衰老的恐惧吓着了。

  谭健:如果他们对衰老不那么恐惧,他们就不会遭吓着。

  张娓:绝大多数人都会有衰老恐惧。我们从小到大,感受到生命的茁壮成长,学习的也是如何成长成熟。当衰老来临时,我们并没有预习和学习过,自然容易惊慌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