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几个女孩和谢干事的合照,一排中间为谢干事。受访者供图40年前几个女孩和谢干事的合照,一排中间为谢干事。受访者供图

  还有一个月左右,旅居瑞典30年的重庆人唐小静就要回国探亲了,这次,她有一个愿望,想见一见阔别了40年的一位故人。为了她的这个愿望,老友于蓉已经帮忙奔走了半年,但至今仍旧没有故人的半点消息。

  谢干事挑了4个女孩

  50多岁的于蓉在成都工作,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9月15日下午,远在瑞典的好友唐小静和她在微信上再次聊起了40年前的那个冬天,“你说,我们能找到谢干事吗?”唐小静的这个问题,于蓉无法回答。

  “我们和谢宣谊的交情还得从40年前说起,那是我们青春岁月最别样的体验。”唐小静回忆,1977年,老百姓对军队、军人都保持着好奇心和崇敬感,“那会儿,谁家孩子要是参军了,说出来都长脸。”当时,15岁的的唐小静和于蓉在四川省资阳中学读初三,1977年冬天,驻扎在当地的解放军部队组织了一个小分队到附近的公社、大队去慰问演出,因为文艺队缺少女演员,就到资阳中学来挑选有一定舞蹈功底的女生去参加排练,完成慰问演出。“谢宣谊是宣传干事,负责挑演员,一共挑了4个女生,我和于蓉就是其中两个。”唐小静回忆。

  于蓉记得,谢干事特别能干,编剧、谱曲样样在行,而且因为几个女生都是第一次离开家到部队过集体生活,谢干事还专门对他们的学习进行指导,“他比我们大十多岁,就像个哥哥。”

当年文艺队合影。(第二排右二唐小静;左二于蓉)当年文艺队合影。(第二排右二唐小静;左二于蓉)

  田坎院坝和军中生活

  每次演出,文艺小分队都是先在部队化好妆,然后乘部队卡车去公社或大队晒场慰问演出。车子总是在乡村小路边停下,女孩们背上道具和乐器步行十多分钟才能到达演出场地。一路上,道路泥泞,寒风呼呼的吹,路两旁都是城里见不着的土胚房,这些都让女孩们感到雀跃与新鲜。

  唐小静是4个女孩里最瘦小的,走在田埂上总是深一脚浅一脚,有时候抵达演出场地时汗水已经晕花了彩妆。但对她来说,那个时候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反而大家说说笑笑,想着接下来要表演的舞步、歌词,“舞台也简陋,但是大家都很捧场,我们都有种自豪感。”

  唐小静说,除了演出,此前从未体验过的集体宿舍、军绿色的制服,以及吃饭睡觉都有严格规律的军旅生活,也成了初中生活中最难忘的经历,“每次回忆自己的青春,那段日子总是不自觉就飘回眼前。”

  初中时人的感情最真

  文艺小分队的特别体验,只有短短的20天就结束了。随后,4个女孩回到学校,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那时刚刚恢复高考,大家都卯足了劲考高中,这样才能考好大学。”几年后,于蓉和唐小静都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大一时,唐小静还和谢干事通过一次信,告诉他自己考上了大学。但之后,大家和谢干事就断了音信。

  也是因为上了大学,几个女生都迎来了自己新的的人生。于蓉成了国企的一名职工,唐小静也于1997年出国深造,辗转英国、瑞典等国家,最终成了国际科学刊物《生物传感器和生物电子学》的执行编辑。“虽然经历了很多人和事,但初中那会儿人的感情最真。”几十年过去了,于蓉和唐小静都已成家立业,仍旧是亲密无间的闺蜜,“我们是一起在部队磨练过的!”于蓉玩笑道。

  想找到“青春”的见证人

  今年2月,唐小静和于蓉偶然加入了一个初中同学的微信群,大家在群里回忆着初中时的美好往事,也让唐小静再次回忆起在文艺小分队的那段岁月。“我还是想见见谢干事。这些年,人越来越老练,却越来越没有生活的新鲜感。”唐小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于蓉,于蓉立马同意了。她开始在国内着手寻找谢宣谊。最开始打听到谢干事1983年在江津转业安置,但于蓉联系当地相关部门后,并没有找到符合的人选,于蓉又只能托朋友继续在重庆四处寻找,但直到目前,仍然没有谢宣谊的下落。

  经过半年多的寻找,眼看着自己就要回国探亲,唐小静还是希望能在短暂的归国假期中见一见这位自己青春的“见证人”。她希望,即使见不到,也能知道谢干事安好的消息,“有些事不能强求,真的找不到也没办法,但希望他知道我们没忘了他。”

  如果你有文中谢宣谊干事的下落或联系方式,请拨打重庆晨报热线966966联系我们,帮助寻找故人。本报记者 石亨

  ■记者手记

  青春,在经历时,总是被肆意挥霍;在失去后,往往越发珍惜。

  无论是于蓉还是唐小静,在回忆起和和谢干事的往事时,对于谢宣谊这个人的描述并不算详细,但总能够用许多词汇来描述那段青春中的自己。

  就像唐小静自己所说,与其说是想找谢宣谊,不如说是想寻回那个充满生命力、年轻活泼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