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鉴定

  3小时让死者“说话”

  作为2010年西南政法大学刑侦学院刑事技术专业的优秀毕业生,凭借责任心强,坐得住,悟性高,叶泸键已经成为疑难案件现场勘查的“救火队员”。

  2015年5月,在同事勘查石桥铺某小区一老人死亡案件过程中,现场非常“正常”,但这种“正常”给叶泸键的同事心中带来了隐约的奇怪,由于说不出问题,他打电话请叶泸键到现场勘查。

  叶泸键说:“刚到现场,家属喊着让我们出死亡证明,他们好收拾后事,老人年纪大了死亡很正常,让我们不要耽误时间,但是现场的确太过干净。作为职业警觉,我们必须要知道老人最后一刻是否发生了什么。”

  地上鞋子摆放得很整齐,屋内没有任何翻动痕迹,经过现场提取,的确没有任何可疑线索,老人看起来就像睡过去一样平静。

  “你们看看老人的钥匙在不在?”叶泸键安排同事和老人家属在屋内找钥匙,自己则仔细观察老人的体表特征,老人面部有些微微泛红,有生前窒息死亡的可能。当他抬起老人头部后,发现在枕头上有3平方厘米的液体,这些液体是从老人左耳流出的。

  “老人是受外力窒息死亡的,不是自然死亡。”叶泸键现场做出了判断。与此同时,老人的家属在家中找到老人的钥匙,叶泸键断定,老人一定认识凶手,而且是在给凶手开门后,遇到不测的。

  随后,叶泸键和同事在尸检场地对老人进行了尸检。3小时后,结果显示老人的确是受外力造成窒息死亡,枕头上留下的液体就是老人窒息颅内出血导致耳朵流出的体液。

  嫌疑人虽然打扫了现场,按照老人生前就寝的习惯进行了现场布置,但这些正常现场却恰恰给叶泸键留下了“不正常”的痕迹。经过调查,嫌疑人在江津被成功捉获。和叶泸键的推断一样,嫌疑人正是老人生前认识的朋友。

  7年时间,叶泸键通过鉴定,助推办案单位成功捉获犯罪嫌疑人上百名,其中包括白市驿“8·2”、中梁山“4·16”等一大批重案、要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