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那种在寒冷日子里,牵起一双温暖的手,踏实向前走的感觉。一生一世的牵手,多么温暖,从青春年少到步履蹒跚;从红颜到白发,在彼此默默注视中慢慢变老,还有什么比镌刻着岁月冷暖的这份情更珍贵呢?——张爱玲 

  作为张爱玲的铁粉,邓莉婚后,依然爱看这样的文字,但却连自己也想不到,短短3年的婚姻,对爱充满期待的她,却多次几乎失去理智。

  有关爱你

  在巴南婚姻登记处走访时,我们在婚姻家庭辅导室,听闻她和爱人的婚姻拉扯。

  “揪心,不该这样的。”市民政局婚姻家庭社会工作“家和计划”项目社工、重庆民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巴南婚登站站长余鄂,对8月30日上午的事,记忆犹新。

  一句“我爱你”,她把视如一生的爱人逼得没办法。好在,婚登处工作人员和余鄂耐心劝说,两人相拥泪流,“暂缓离婚”。

  在巴南婚姻登记处轻易说分手的年轻夫妻,多数存在一个共性,尤其女性,她们怀念少女时期的爱恋,从听觉上,追求爱人万般宠爱和承诺,婚前婚后爱比较,认为爱人婚后变了不爱了……根据余鄂粗略统计,因为情感小事彼此伤害的,在80、90后年轻夫妻冲动离婚中,至少占10%比例。

  邓莉闹离婚的事,其实并不算特殊个案,余鄂之所以拿来举例,是希望年轻夫妻了解,这不过是婚姻磨合的必经之路。放弃,不值。

  无价之宝

  那天上午,余鄂第一眼见到邓莉,长发,秀秀气气打扮,一边是抹着眼泪的柔弱外表,一边是说话语气的咄咄逼人。

  “是不是要离婚?”

  “你说离就离。”

  “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每次都是这种态度。”

  “……”

  小两口板着脸,负责审资料的工作人员见两人没有写好离婚协议,轻声问“有孩子吗”?

  “有”。

  “商量好没,孩子归谁?”

  “……”邓莉眼泪不止。

  “来,来商量一下吧。”余鄂友好的,请两口子来婚姻家庭辅导室喝杯茶。

  “好嘛。”邓莉回应余鄂时,眉头似乎散开一些。

  在家庭咨询室柔软沙发上,邓莉先开口。爱人盯着地下。

  5年前,邓莉从垫江来主城找工作,安定下来后,通过朋友,与大自己一岁的肖琦结缘。肖琦那时是主城一家汽车4S店的小销售员,又高又瘦,样子并不好看,但很干练。邓莉当时有一种感觉:早晚会跟这人发生点什么。

  果然,几来几往,一天,几个朋友一起吃夜宵,肖琦当大家面问她:“你有朋友吗?如果没有,你看我怎么样?”邓莉很惊讶,这个人说话太率性了吧。然后,肖琦开始无微不至关心她的冷暖。生病时,为她熬鱼汤,工作不顺心时,陪她逛街散心。直到一天,肖琦忍不住了,在大街上突然停下来,对她告白:“你是我的无价之宝,嫁给我吧,我爱你。”

  恋爱时期,怎么表达都不够,邓莉22岁那年,他们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