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琦刘琦

  两天前,25岁的刘琦把跟自己对接的甲方负责人老周骂了一顿。她告诉记者,骂第一句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单子接不接都无所谓,宁愿不要这份提成,也不愿意“伺候”这么弯酸的甲方了。

  拖延交材料 害她熬通宵

  去年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刘琦就回到了家乡重庆,在轨道嘉州站附近一家公司工作。身高162cm的刘琦谈吐温文尔雅,从小到大几乎没和人起过大的争执,没想到这次遇到了让她都忍不了的甲方。

  两周前,刘琦联系的一笔业务终于敲定,甲方派了一名员工老周跟她对接。当着自家领导的面,老周对刘琦表现得非常客气。

  “第一天我就跟他讲了需要他提供一些公司的材料证明,他答应了就没音讯了,一周内我催了好几道。直到周五下午4点多,才甩了一个5MB的压缩包给我。”提起这事,刘琦就非常生气。老周在微信里毫不客气地跟她说:“明天早上10点传我。”“我为了整理这些材料,熬到凌晨4点多。”刘琦说,实际上她要求对方整理的材料,正常来说半小时就能搞定,老周故意拖了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