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

  让人感到奇怪的恋爱 夏洁 38岁

  今年初,我第二次离婚。第二任丈夫B的分手理由是:跟我在一起太累,再不分开,他担心自己会过劳死。还说他父母年纪大了,等着他养老,他如果早死了会对不起父母。

  第一次婚姻,老公A多次外遇,我多次原谅,后来睁只眼闭只眼,心想哪怕只有个婚姻的名义也好。但最终他还是以找到了真爱为由坚决离了婚。

  目前有一个同居伙伴C,伙伴的意思就只是同居,没有其他关系。我住两房,离婚后想找一个女性租客一起住,挣点租金,也有个伴。前面来过两个女性都因不讲卫生、生活习惯不好被我赶走。C是第三个租客,虽是男性,但爱干净,生活习惯良好,现在他已经住了半年。

  一开始我就知道他喜欢我,他搬来没多久,我们就同居了。我仍然每月收他的租金,但从不参加他的社交活动,也从不把他介绍给亲友。我不看他的朋友圈,也不让他看我的朋友圈。我坚持这样做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我们仅仅是简单的同居关系,不要投入感情。

  但是,C觉得我这样坚持奇怪的恋爱方式是性格有问题,希望我能和他正常地恋爱。他已经无数次邀请我见他的亲友,我无数次拒绝。最近他又提出让我中秋节和他一道回家见他父母,直言如果我再次拒绝,他回老家过完中秋节就搬出去,现在这样不明不白处下去看不到未来,也没意思。

  C的条件不错,对我也是真心,但我确实没有勇气让悲剧重演。前夫、前前夫婚前和刚结婚那会对我都很好,后来还不是都变了。

  我看过不少书,也参加过心理学的培训,知道悲剧根源是我的童年,因为童年没感受到爱与快乐,所以现在不会爱,活得不快乐。童年的阴影太沉重,我也不想一辈子背负,可以走出来吗?哪怕一点点。

  对话

  隔离只是一种自我囚禁

  张娓:C喜欢你,愿意与你有更深入的关系。你也喜欢他,但你不愿意和他有更深的关系一起往前走?

  夏洁:心底是愿意的,但我必须跟自己说不,也跟他说不。

  张娓:因为前面两次婚姻以失败告终?

  夏洁:被离婚被抛弃的感觉,太痛了。

  张娓:因为痛就不要再碰感情和婚姻了?

  夏洁:是的,吃一堑长一智。隔离是对自己的保护。

  张娓:那是不是赶路摔跤摔断过腿,就不要再走路?吃饭吃坏过肚子,就不要再吃饭了?

  夏洁:人不可能不走路不吃饭,那是人的基本需要。

  张娓:感情也一样,是人的基本需要。隔离只是一种自我囚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带不来幸福,也带不走痛苦。

  手记

  放大童年阴影毫无益处

  8月最后一天下午,我和夏洁在解放碑一家茶楼见面。她穿一条浅藕色棉麻中式连衣裙,浑身透出一份典雅又素朴的东方气质。

  夏洁聊起自己的童年,她不停在用阴影、创伤、悲惨、伤痛这些词语。父母感情不好直至分居离婚,母亲成天忙于工作无暇关心她,父亲更喜欢和他的兄弟在一起喝酒打牌,是让她的童年缺少爱与快乐的记忆。

  这些年随着心理学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熟悉了两个词:原生家庭和童年阴影。不少人便在有意无意中,无限放大童年对个人性格和命运的影响。必须承认,原生家庭和童年经历对一个人的影响的确巨大,童年缺爱缺安全感的人长大后容易自卑、敏感、怯懦。对爱与温暖极度渴望,却往往无力获得。然而,这并不代表原生家庭和童年经历就能完全决定一个人的性格与命运。生活中有太多将童年不幸化作人生肥料茁壮成长的人,放大童年阴影对个人成长毫无益处。

  夏洁明显有些不高兴,她说,你觉得我的童年不够悲惨吗?你一看就是幸福家庭长大的,当然理解不了我有多痛。我说即便是同样的经历,每个人的感受也不一样,我也不认为有真正意义的感同身受。我相信也理解你在童年是真的受到了伤害,感觉到了痛苦。然而,我的相信和理解除了让你感觉上好受一点,对解决你的困扰和问题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帮助。唯有你自己愿意换一种视角看待童年经历,愿意以成年人的态度对自己的生活负起全部责任,一切才会改变。

  夏洁提高声音说,童年是不可更改的历史,我也绝对不可能颠倒黑白,欺骗自己把悲惨伤痛粉饰成爱与温暖。我说换个视角不是说要抹杀自己的真实感受,只是我们可以和自己协商:我的童年不够幸福,有阴影有创伤,但我长大成人了,过去的伤可以愈合了,也有能力帮助现在的自己不再受童年的苦。

  夏洁沉默了一会说,无论如何,我两次婚姻的失败一定还是与童年父母感情不好有关系,他们没有教会我如何经营好爱情与婚姻。我点点头说,那个年代的父母忙于生存,对生活质量情感质地要求普遍较低。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更加追求生活质量和情感质地。父母没有教会我们经营爱情与婚姻的能力,我们自己可以去学习、反思、总结、提升。

  (重庆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