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日,重医附二院急诊科,酒精中毒的傅先生在医生指导下,喝白酒解毒。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9日,重医附二院急诊科,酒精中毒的傅先生在医生指导下,喝白酒解毒。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以毒攻毒,这个真的有!

  石柱一男子因误喝“假酒”甲醇中毒,生病垂危。危急关头,抢救的医生拿出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方案:接着喝酒!

  不过,这一次是喝“真酒”,而且最好是60度的高度酒,用真酒解假酒!

  回想起8天来的经历,52岁的傅国林仍心有余悸:“以后,再不敢这么喝了!”

  傅国林是石柱人,在黄水避暑,帮妻侄照看农家乐。2号晚上,傅国林和两个朋友一起喝酒,酒兴正酣,无奈酒坛已空,傅国林想起,侄儿曾说过,店里还藏着一壶好酒,于是从吧台下找出一大壶酒,又接着喝了起来。

  “喝第一口,就觉得不对劲!”傅国林说,他喝酒30多年,算半个行家,尤其喜欢喝高度酒。但这个酒喝起来烧心、烧喉咙,起码有60好几度!想到这是8块钱一两的好酒,傅国林还是将杯中酒尽饮,大约喝了3两。

  当晚,有一斤酒量的傅国林就喝高了。

  第二天中午,傅国林仍感觉头昏、腿无力,甚至剧烈呕吐起来。下午,他的眼睛也看不清了,眼前白茫茫一片,身子软得像一滩泥。

  家里人赶紧带着傅国林从黄水赶往石柱县人民医院,医生诊断为酸中毒。

  好好的,怎么会中毒呢?几经询问,原来,傅国林喝的,竟是农家乐用作燃料的酒精,里面含有甲醇。

  抢救 6天喝了近两斤白酒

  4号凌晨4点,傅国林被紧急转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急救部,此时,他几近昏迷,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医生说,他有生命危险,我们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正当一家人焦急等待着抢救的结果,没想到,医生做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决定:“买五六十度的高度酒,用来解毒!”傅国林的妻子也觉得这办法闻所未闻,“本来就是喝酒遭的,还要接着喝?”

  医生坚定的态度让他们信任。

  因为中毒严重,医生同时采用透析治疗清除血液中的甲醇,让傅国林一边透析,一边喝酒,并配合药物治疗。

  考虑到透析会带走乙醇(真酒)中的解毒成分,做透析时,医生们每小时让傅国林喝35ml白酒,平时每小时喝15—20ml白酒。从4日至今,6天来,傅国林已经喝了近两斤白酒,24小时不间断。

  到9日上午,傅国林血液中的甲醇含量从此前的487mg/L降到了4.6mg/L,他已经可以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