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日,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新桥医院),22岁小伙陈金权坐在病床前,脸上厚重的纱布,也难掩心中的激动。

  手术后,或许,他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22年了,陈金权从来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从他出生起,左侧面部就有个红的小斑块,他长,斑块也长,像一个模样狰狞的面具一样, 几乎覆盖了半则面部,更是一枚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的定时炸弹。

  如今,“定时炸弹”终于摘除。

  他的脸上

  血管瘤像一个狰狞的面具

  今年22岁的陈金权是四川遂宁人,他出生时起,左侧面部就有一个红色小斑块,斑块仿佛他身体的一部分,他长,斑块也长,渐渐由胎记变成了凸出的瘤体,甚至破口渗血。

  斑块如影随行,几乎每个人都把他当怪物对待。陈金权出生7个月时,他的父母离异,双双远走他乡,陈金权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一开始,大家都害怕我,只有慢慢熟悉了,才可能开始接受。”多年来,陈金权早已经习惯了,“他们不了解这个病,所以害怕,他们避而远之我能理解。”陈金权习惯性地把所有的事情“不放在心上”,选择“没心没肺”地生活着。

  “我以前一直想,实在没办法,这辈子就这样过吧!”陈金权说。

  他的心结

  把为生的水果摊摆在医院附近

  但脸上的“面具”,始终是陈金权心里的结。

  初三时,陈金权脸上的瘤体开始恶化,有时会莫名奇妙地出血。一天晚上,陈金权睡着了,出血竟浸湿了枕头!

  因为病痛,初中毕业后,陈金权辍学了,他想打工赚钱治病。

  几年来,陈金权在老家养过兔子,到成都武侯区卖过菜……后来,他开始推着车子在路边卖水果,生活才渐渐安定下来,每月有将近2000元收入。他把水果摊摆在距离华西医院不远的路口,一有空档,就跑到医院寻医问药。

  但去年下半年,陈金权的病再一次恶化,有时一个月就会出血两三次,医生告诉他,如果不摘除瘤体,就会有生命危险。

  他的新生

  新生活从此开始

  上个月,带着全部积蓄和众筹到一笔医疗费,陈金权辗转来到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樊东力教授经多次专家会诊后,制定了严密的手术计划。

  此时,陈金权脸上的血管瘤约12*13*5cm,生长20来年,形成了严重的动静脉瘘,由于大量血液从动脉经瘘孔迅速地流入静脉,静脉压增高,造成血管畸形,陈金权面部瘤体的静脉犹如拇指般粗,动脉直径也变成原来的2倍,心脏的回流血量增加,对心脏供血造成巨大的负担,很容易导致心力衰竭而亡。

  手术还有三大难关,一是蔓状血管瘤,像树根一样延伸状生长,多分支。二是瘤体巨大,摘除后大部分颜面皮肤需要植皮,植皮后因面部瘤床范围巨大,术后怎样控制渗血植活皮肤也很关键。三是瘤体血供来源非常丰富,结扎颈外动脉后,必须尽快把肿瘤剥离。

  “手术时,你每缝一针血都飙出一米远,所以就考验手术医生一定要又快又准,才能尽量减少出血。”樊东力教授说。

  制定周密的手术方案后,陈金权的手术,精密地进行了十几个小时,他面部巨大的血管瘤顺利切除,新移植到面部的皮肤也全部存活。

  陈金权说,给伤口蒙上纱布前,医生特地给他着了照了照片。看到自己的照片,陈金权竟有点陌生,“我原来长这个样子啊!”

  陈金权说,他面部的手术,还需要多次进行才会完成。尽管脸上仍伤痕累累,但看到现在的自己,陈金权觉得已经很好了,或许,这就是新生活的开始!

  提醒,莫让小红斑发展成大危险

  樊东力主任提醒,患者出生时只是左侧面部一个红色小斑块,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才导致病情日益恶化。

  血管瘤是小儿最常见的先天性血管畸形,发病率约为3%-8%。它可以出现在人体各个部位,以皮肤、皮下组织最为多见,血管瘤具有快速生长的特点,特别是在出生后第一年。尽管大多数情况下血管瘤是良性的,但有些会造成儿童美容缺陷。在少许情况下,血管瘤又有恶性进程特点,可出现诸多的并发症如:溃烂、出血、感染等,甚至危及患儿的生命。“约2/3的血管瘤出生后就可发现,正确的诊治时间应该从新生儿期开始,因为血管瘤的早期治疗是非常方便的,有的甚至不用手术。”樊主任提醒婴幼儿父母,一定要密切注意孩子身上的细微变化,防微杜渐,不要让小小的红斑在不经意间发展成威胁生命的大危险。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顾晓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