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信菊在照顾邻居陈大兰。蔡信菊在照顾邻居陈大兰。

  “烫不烫?慢点吃嘛,不急不急。”18日,家住永川板桥镇通明村的蔡信菊给家人做好午饭后,另外再盛上一大碗,迈过家门左侧近半米高的路坎,亲自送到智残邻居陈大兰手上。

  蔡信菊看着陈大兰一脸幸福地吃着午饭,蔡信菊擦拭了额头上的汗珠,咧嘴笑了起来。

  一日三餐,吃喝拉撒,陈大兰的生活起居完全由蔡信菊来照料。到现在,蔡信菊已经坚持了七年。用她的话说,“我43岁开始照顾她,今年我都50了,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这七年来,的确很辛酸。但一听到她喊我姐姐的时候,我觉得我什么付出都是值得的。”蔡信菊说。

  受邻居临终所托照顾其妻

  蔡信菊为啥要义务照顾陈大兰?这事还得从七年前说起。

  七年前,陈大兰的丈夫蔡艮华因病去世时,领居蔡信菊来到蔡艮华身边。蔡艮华从枕头下拿出几十块硬币,递到蔡信菊手中。

  蔡信菊知道,蔡艮华是放心不下他智残、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陈大兰。“叔,您放心走吧,大兰的事就交给我和祥民,只要有我们一口饭就有她的一口饭。”听了这话,蔡艮华才闭上了眼睛。

  陈大兰智力一级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承诺一件事很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蔡信菊说,陈大兰的吃饭、穿衣、洗澡、上厕所……这一切都要像照顾小孩子一样。

  原本,陈大兰居住地离蔡信菊家有15分钟的路程。四年前,为了节省赶路的时间,蔡信菊和丈夫李祥民把陈大兰接到自己家,花费4000多元为她砌了一间房,让她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