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日晚,沙坪坝区渝碚路派出所审讯室,金某勤神情沮丧。

  警察询问了10个小时,勾勒对她直观印象,也勾勒出她人生的痕迹,以及她对未来的期许。  

  她是个单亲母亲,41岁。为让女儿转到更好的小学,想方设法都未如愿;在焦头烂额的日子里,她打起借假户口簿转学的主意。第一次,她成功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得说服自己相信一个事实,即假户口簿很神奇,它助女儿成功转学是真的。   

  迄今1年多,在她眼里,假户口簿功能跟真户口簿已经完全等同;当天上午,她又携女儿、带假户口簿,脸不改色地到渝碚路派出所,找警察为女儿办理身份证,以便女儿小学毕业后,小升初到同样教育资源好的中学。   

  这次,假户口簿的神奇功能,意想不到地灰飞烟灭了。她被滞留,接受讯问。   

  警察不愿她女儿看到她被讯问的场景。女儿似乎也察觉到,母亲与警察的沟通中有刻意隐藏的异常。当班警察特许,她在其他警察陪伴下把女儿送到公路边。她掏20元塞给女儿,找了个她都觉得可笑、办理身份证有“特别程序”说辞,骗女儿乘出租车独自回家。

  精心计划

  女儿刚上小学 她就刻意接触人脉

  金某勤面容姣好,深身连衣裙,白皙的双腕与讯问室内的特殊氛围形成强烈反差。她说起女儿时,眼里有愧疚。  

  女儿8个月大时,她与丈夫离婚,女儿与她相依为命,但生活还得继续。她在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城里租门面,代理化妆品销售,每月挣三四千元,勉强够她和女儿生活开销。  

  女儿在城里读小学,教学质量在当地有口碑。她说,在老家,当地很多人都把孩子送重庆或成都,就读优于富顺师资力量的小学。

  她强调,每当想到单亲家庭给女儿带来成长的遗憾时,她就想效仿别人送女儿离开县城,去更好的小学读书,权当是“对女儿成长遗憾的补偿”。女儿上小学那年起,她开始刻意梳理且接触人脉圈广的人。按她说法,这是对愧疚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