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山中山南路那栋普通居民楼里,张明芬像往常那样坐在那张一侧放枕头的长沙发上。回忆起53年前的那个下午,她眼眶潮湿,嘴唇颤抖致话语变得有些不清:

  “我,我没有卖他……”

张明芬张明芬

  枕头的价值这样体现出来:她每周日晚上必看央视的寻亲节目“等着我”,身体不太好,躺着沙发头靠枕。屏幕上,当那扇门打开,失散多年的亲人相认,她就泪眼婆娑,念叨着自己也想站在那扇门前,待门开时,出现她思念53年的儿子。

  53年前,一户家境好的人家送来一袋伴手礼,是几斤白糖及一些广柑;她把40多天的儿子送养给对方。迄今,儿子音讯渺茫。

  她口中“没有卖他”的他,正是送养出去的那个儿子。

  先河

  张明芬今年93岁,老伴已过世,育有7个子女,送养出去的儿子是老幺。

  2个月前,常看“等着我”栏目的张老太告诉女儿,她发现电视上,寻亲成功的家庭都做过相同的事,即去DNA基因库配合血样采集,当发现疑似失散的亲人时,血样提取出的基因能为精准认亲提供权威科学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