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没有卖他……”93岁的张明芬用颤抖的声音不停地向记者诉说“我,我没有卖他……”93岁的张明芬用颤抖的声音不停地向记者诉说

  心结在文革时期被放大。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璧山县有个南下干部是山东人,介绍了一些璧山姑娘嫁到他老家。文革即将结束时,这人被批斗关押,罪名是“人贩子”。

  儿女们发现,自那个南下干部被批斗关押后,母亲对任何人都不提送养幺儿的事。然而,她脸上的思子之情,邻居都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来。

  时光荏苒,被伴手礼压抑半个多世纪的张老太,在子女开导下才有些许释怀。原来,她送养儿子之初就一直很自责,虽然努力用“这样做是为儿子谋个好人家过好生活”说服自己,但一想到那包伴手礼,心就隐隐着痛;后来,南下干部事件发生后,她更加坚定地认为送养儿子是“卖儿子”,属于被打击的“违法行为”。

  付笛声

  10年前,张老太的思念之情井喷过一次,其炽热程度让儿子江仲隆记忆犹新。

  江仲隆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当时他发现,母亲只要一在电视上看到付笛声唱歌,总是很出神,有时高兴,有时却叹息。

  为啥呢?母亲指着电视说,唱歌的人年龄跟你小弟差不多,我看应该是你小弟。

  江仲隆仔细看了付笛声的五官,感觉的确有些相似。为了了却母亲的心愿,他四处托人打听付笛声的联系方式,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付笛声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