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芬和子女们 张明芬和子女们

  张老太的儿子江仲隆补充,母亲工作非常卖力,因屠宰技能特别突出,还被评为那个年代的四川省劳模。年轻时,母亲被称为“张八县”,意思是剐肠衣的技术,在璧山以及周边七个县的屠宰工人中,数她第一。

  “我没想让他回到我们家庭的想法。只想好好生生看看,他长成啥样子了?跟他说说话,想晓得他生活得好不好?要是能看到他的儿孙,此生就再没任何遗憾。”采访江仲隆间隙,张老太这样喃喃自语。

  伴手礼

  “我没卖他!那时,我心甘情愿把他送养出去,一心想让他到好人家去过。那家人在当年是重庆炮校的,生活物资特别多,连洗澡都用牛奶。”张老太再次回忆,言毕陷入沉思。

  “我妈说得不清楚。不是那家的家庭成员用牛奶洗澡,是为让小弟皮肤白,养父母用牛奶给小弟洗澡。”江仲隆纠正母亲说法。继而,他解释,母亲对当年的记忆有些模糊,碎片化特征明显,不少片断需要他或他妹妹提醒,或共同回忆才能勉强串起来。

  尽管如此,张老太对这件事却迄今不忘:送养小弟那天,母亲收了对方用几斤白糖和广柑装的一袋伴手礼。此后数年,逐渐长大的儿女们,隐约发现母亲日渐萌生是她“卖小弟”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