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龙网6月29日21时44分讯(记者 张勇)乘坐公交车的时候,遭乘客的背篓刮伤的脚。这个责任到底应该谁负?今(29)日,一重庆老人信誓旦旦地表示,这个事情肯定是公交车司机的全责。

  事发地点,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小龙坎正街的456路公交车站。下午一点多,当456路公交车行驶到这里的时候,一位74岁的乘客老婆婆被另一位乘客放在座位旁边的婴儿背篓刮到。随后,老人被刮的腿肚子处鲜血直流,老人要求公交车司机负全责。

  “啷个是我的全责?当时车到站以后,我正常打开车门让乘客下车。车内满满当当的一车人,我从监控里面看,后门已经下完人了啊,所以看到前面的公交车开走,我正常开车去补前面的空位。哪儿想得到,等我装满乘客第二次开走车的时候,已经下车的老婆婆突然喊脚杆遭乘客的婴儿背篓刮了,要我负责。你说像这种情况,她是不是该找背篓的主人负责?”当事456路公交车司机李某表示。

  然而,对于李某的说法,背篓的主人王某却不赞同。“老婆婆的脚杆是我背篓刮的不假。但是,在站台第一次停车之后,乘客没下完,你就突然发车。在车子启动过程中,原本赶忙下车的老婆婆走到我这里,突然撞到了我的背篓上。所以,这个责任当然是公交司机负哦!”

  公交司机李某与背篓主人王某争执不下,伤者刘某讲述的事情经过又与背篓主人王某讲述的相差无几,坚定地站在王某一边。“我74岁了,流得起好多血?公交司机赶紧送我去医院哦!”

  由于公交司机李某一直不肯承认是自己的全责,刘婆婆眼看自己的血越流越多,干脆报了警。而就在110快处队民警闻讯赶往现场的时候,觉得老人的伤情不能耽搁,公交司机李某与背篓主人王某一起陪同老人前往了沙坪坝区人民医院的门诊部。

  “现在老婆婆在医生那里包扎伤口,说是伤口比较深,光简单包扎不行,还要缝六七针。”在门诊部,公交司机李某告诉赶来的民警,自己已经垫付了100余元,现在缝针又需要200元,“明明不是我的责任,为啥子我要继续掏钱?”

  “啷个不是他的责任?我一个工地打工的,今天带孙子到西南医院看病,身上也没得啥子钱。他不掏钱,哪个掏钱?”背篓主人王某也有话说。

  此时争吵,于事无补。在规劝双方克制情绪之后,民警找受伤老人与医生询问了情况。医生表示老人的伤口确实需要六七针,而老人告诉民警“今天约几个姐妹从九龙坡坐公交车到沙坪坝逛逛,身上根本没带啥子钱”。

  受伤老人刘某表示没钱,背篓主人王某表示没钱,那么公交司机李某是否有足够的钱带在身上呢?民警找李某协商,看是不是可以先把老人缝针的钱先垫上。然而,李某当着民警的面表示,现在身上只有100元现金。

  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关键时刻,民警表示愿意借给李某200元现金,李某也很敞亮,通过微信当场转账给民警200元。

  就这样,李某拿着200元现金到医院前台缴了费,民警催促医生赶紧缝合老人的伤口。经过约两个小时的等待,老人的伤口被成功缝合,并打了破伤风针。

  在前期处置完毕之后,110快处队的民警将三方移交给小龙坎派出所。经过小龙坎派出所的民警调解,最终公交司机李某承担主要责任,背篓主人王某承担次要责任,二人一共赔偿受伤老人刘某1500元,一次性解决了纠纷,三方达成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