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孙叔叔讲作业听孙叔叔讲作业
和叔叔们一起吃饭,黎治君胃口格外好。和叔叔们一起吃饭,黎治君胃口格外好。
黎治君每天都要到派出所黎治君每天都要到派出所

  6月11日晚上7点多,万州区响水镇小学四年级学生黎治君,又跟派出所的叔叔们吃了一顿饭。鱼很辣,他吃得满头大汗,眼睛都在笑。此前的一个多月,他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到响水派出所,小小的身影在调解室端坐,正对着大门。进门有几步阶梯,人往上看,会看到一个男孩晃来晃去的小脑袋。

  每天这一个多小时,是男孩秘密的一小段欢喜。再之后,他会踩着夕阳的最后一段,一个人走40分钟回家,然后夜色落下来,沉默和孤单一起落下来。

  那些乡间少年有一个是我

  山上的响水镇离万州城区有一个半小时车程,都是那种容易晕车的山路。镇就是一条不足200米的街,几家小卖部,小饭馆,卖电话卡的,日杂的,小百货的,农具的,差不多就是全部了,入夜后安静得只剩下过路的车声。响水派出所就在街边一个小斜坡上,加上所长,常年只有4个民警。

  农村派出所民警的日常,更像一个主持大事件的族长、农家的兄弟、私塾的老师、通笔墨断道理的先生。

  29岁的孙进波就是其中一个先生。他是丰都县农村长大的孩子,也像所有父母离乡的少年一样,悄无声息独自成长。在许多个驻村入户的日子,在苞谷地中间的小路上,田坎边或者李子树下,他会跟一些放学的孩子错身而过。偶尔,他会看到自己,有一秒的怅然。

  这是他最初的想法:用自己下班后的碎片时间,用处理各种表格、材料的间隙,把这些散落在乡间的一个个小身影,集中在一起做作业,他来督促和辅导。大孩子小孩子们还可以互相说说话。

  他跟所长何智勇说出了想法。

  “只要不影响工作,可以!”重要的事情,所长说了三遍。孙进波是他的队伍才开张就一起上来的小兄弟,而且还是他奔波在各村各户各种会各种任务的疲惫日常中,帮他镇守后方的一个安慰。

  孙进波主动联系响水镇小学。跟老师和所里商量的结果是,先找一个孩子做试点,放学后到派出所做作业,孙进波抽空检查和辅导,然后孩子再回家。效果好,再扩大升级成派出所的托管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