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文 路易 图 毕克勤

  工作像根拴狗的桩子,大多数人穷其一生,围着它转。那些离经叛道之后还能混得不错的,就特别容易成为加班狗的楷模,身不自由心可放飞。

  今天说的这位叫袁林,34岁,在世界500强企业上过班,还是国企。年薪十多万元的工作做烦了后,裸辞,跑到非洲放飞了几趟自我,拿回大堆照片和显摆不完的故事不说,期间还积累了不少经验和人脉,现在一年耍着拿的钱,比以前年薪还高。

  这么有个性的事,又有诗和远方,当然得火。3月4日,袁林再次从非洲回到重庆,记者采访、业内人咨询线路定制、为肯尼亚长跑之乡的赤脚大仙募集跑鞋,昨晚还在南滨路经典书店跟同好分享……事情纷至沓来。

  重要的是,他依然能睡到自然醒,还不用24小时开机待命。惹得我一位40多岁的同事有些泛酸——几年前,他也想赶时髦去非洲游荡行摄,都已提上日程,结果先是黄热病疫苗缺货,接下来又各有各的忙乱,锣齐鼓不齐,拖到现在仍没出发。

  其实论摄影技术,我这位同事好歹是个专业级别,奖项拿得手软,写几笔游记,冒充一下文青也像模像样——可惜,现在只能看别人得瑟。

  所以,诗和远方这事,除了你想,还得讲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