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育才中学大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鑫昕/摄重庆育才中学大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鑫昕/摄

  今年,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数年的王墨逸(化名)参加了重庆市九龙坡区组织的公招,竞争育才中学的高中英语教师岗位。通过笔试、面试、体检、考察等环节,她如愿成为“拟聘用人员”。8月31日,她领取到九龙坡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人才引进商调函》。该函件确认,拟商调“到我处育才中学工作”。

  然而,王墨逸至今没敢办理调动手续,因为担心自己办理调出手续后,用人单位不接收。“新学期已开始,学校却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与调动有关的信息,反而表示还没有为我安排工作。”她说,“我们被晾起来了,通过公招最后仅仅获得了一张纸,而非一份确定的工作。”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公招中,育才中学的24名“拟聘用人员”包括18名疑似此前已经在学校上班的“合同工”(指尚未获得编制,由学校聘请的代课老师、临时工等——记者注),王墨逸等6人是“外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