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经常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八九点才回家”

  这个家庭之前一直靠杨利支撑。

  “我欠她太多了。”昨天下午,刘刚站在ICU外,一根接一根抽烟,突然用这句话打破了沉默。

  “2011年我因为耍猎枪坐牢了,今年4月才出来,家里有儿子,有岳父岳母,都靠她做清洁工……”刘刚说着,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医生告诉我们,杨利随时都会走。”杨利的工友邓平一直守在医院,“尽管那天早上下着雨,但杨利穿的环卫服装有反光条,不晓得怎么会在公路边出了这样的车祸。”

  “她儿子刘鑫今年才19岁,5月才找到工作,家里一直靠杨利一人支撑。她做环卫工一月能拿1400元工钱,房租450元……”杨利的姐姐杨群说。

  “妈妈的工钱不够生活开支,就靠加班帮工友代工,一次50元。经常早上5点半起床,6点出门,晚上八九点才回到家……”刘鑫说着说着,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一家人眼里布满血丝,不敢相互对视一眼,“怕忍不住就要哭出来”。

  保护环卫工,我们能做什么?

  因为肇事者逃逸,治疗费用都是杨利的单位垫付。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当中,但环卫工被撞已经不是首次。

  2008年1月,环卫工刘先明在江北五里店立交被轿车撞下立交桥受伤。

  2008年9月,环卫工乔方德在南岸区大石路被大货车撞倒身亡。

  2011年4月,环卫工刘陆芬在石黄隧道被一辆黄色轿车撞倒。

  2011年5月,环卫工胡正培在九龙坡区西郊路被失控越野车撞成重伤。

  2011年10月,环卫工罗正芬在红石路被一辆面包车撞伤。

  2012年5月27日,56岁的环卫工刘祖群在观音桥环道中医院门前马路前被撞成重伤……

  环卫工屡屡被撞,我们能做什么?有市民呼吁广大驾驶员和乘客,拒绝车窗抛物,减少清洁人员的工作量和受伤风险。此外,驾驶员看到清洁工时请减速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