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昭峰在医院等候治疗。唐昭峰在医院等候治疗。
唐昭峰的父亲一脸沧桑。唐昭峰的父亲一脸沧桑。

    “我每周来县城做两次透析,扣除新农合报销的费用,一周还要花五六百元。这些钱全是58岁父亲挖煤挣的。”今年31岁的龙胜乡小伙唐昭峰,上周坐在梁平县人民医院的长廊上,长长地叹了口气。从2010年查出患尿毒症至今,他已和病魔抗争了4年,每周有四天奔波在龙胜与县城的求生路上。

  准备结婚前发现尿毒症

  唐昭峰1983年出生在龙胜乡双凤村,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日子虽然过得紧巴,但还过得去。可他十一二岁时,神智不清的母亲却突然离家出走了,至今杳无音信。后来,初中还没毕业的他,为了贴补家用,只好来到浙江一个服装厂打工。因为勤劳肯干,日子一年年有了起色。他还交了一个女朋友,交往了几个月后,便筹备回家修房子准备结婚。

  就在这时,病魔却悄悄找上了他。2010年27岁时,他发现自己全身发肿,恶心想吐。上当地医院检查,竟是尿毒症。女友不堪身心重负,离开了他。为得到更好的治疗,唐昭峰从外地回到老家梁平,靠透析维持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