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购物|旅游|汽车|健康|微博|读图|视频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重庆

新浪重庆> 新闻>社会>正文

男子杀死女友并奸尸 打电话催媒体见证自首

A-A+2013年1月23日08:10华商网评论

  2013年1月12日16时50分。西安市广安路边。一名便衣警察抓住胳膊只那么轻轻一拉,一脸释然的张阳(音)便很配合地走向停放在路边的警车。在他的前面,另一位便衣警察手里拎着张阳交出的一把折叠尖刀。一个多小时前,张阳承认自己用这把刀,杀死了自己心仪两月的女孩——李小丽(化名)。

  这个元旦刚在城市落脚的农村青年,上个月的这一天,刚过完自己23岁的生日。然而现在,他坐在警车后座,左右两边,都是前来控制他的警察。张阳的眼圈再次红了。

  张阳下意识摸出手机,准备打一个电话。身旁的警察见他情绪开始激动,安慰劝抚他先平复心情。明白已经失去自由的张阳,还是抓住这最后机会,执意地用手指按起手机键盘。他强调自己要把这个最后的电话打给他的父亲。嘴里吐出“爸”这个字的瞬间,泪水开始汹涌而出。

  浑身开始哆嗦的张阳,最终还是连一个短信都没有发送成功。只好作罢的他轻轻地长叹一口气,失落地将全身靠在座背上。在他眼前,是逐渐暗淡的天空,和模糊起来的都市华灯初上。

  “我杀人了我想自首”

  1月12日15时56分,陕西电视台的新闻热线接到了一位男青年的“爆料”电话。这位青年人要找《都市快报》栏目组的记者。开口便用熟练的普通话对接线员坦言:我杀人了,我是张阳。我杀人了。我想去自首。

  接线员显然被这个“猛料”镇住了。自称张阳的年轻人再次用肯定的口吻说:我杀人了。我想要自首。想让你们沟通一下,见证一下。电话另一端,伴随张阳平静声音的是一群女士的嬉笑交谈和此起彼伏的车轮滚滚。

  “我现在,在……?”张阳透过旁边嘈杂的声音用家乡话问道:“哎,这啥地方,这条路叫啥路。广安路多少号?”接着他向接线员强调:路非常远,快点!我姓张叫张阳。我在广安路。这里有个葫芦头泡馍馆。人已经死了好久。你们多长时间给我回复。你快点。我杀人了,想去派出所自首。片刻之后,张阳再次拨通热线电话:怎么还不过来哪?略微迟钝一下后,他提高声音强调:我刚才反映过我杀人了。现在人的尸体还在那里,你们快过来吧,我现在广安路上。

  张阳向接线员表示,自己刚刚也向110报警中心打了电话,表明自己想去派出所自首。但由于没说清楚,就把电话顺手挂了。最后张阳问陕西电视台热线员,你们的记者多长时间能赶过来?

  其实,张阳的找记者见证自己自首的消息刚在线索平台上一出现,《都市快报》栏目的制片人高晓华就“噌”地坐直身子,马上拨通值班记者胡镜的电话说道:马上去。注意安全。

  在《都市快报》开播10年期间,热线电话不止一次接到要求记者陪着自首的爆料人打来的热线电话,但除了一件是真的外,其他人都是以此为噱头,想让记者关注自己遭遇其它事件。高晓华认为不管是真是假,还是应该让记者尽快赶赴现场。

  张阳第二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高晓华听到对方的口吻满是焦急,近乎对着接线员要发脾气的地步。他随即拨通了辛家庙派出所一位警官的电话,两人分析“自首事件”的真伪几率。得到的回答是“极有可能”。

  “女朋友已经没有了”

  接到栏目制片人高晓华的电话后,《都市快报》记者胡镜和同事在路边拦住一位熟人的私家车,马上赶往现场。在与张阳见面的路上,胡镜一直和张阳保持着电话联系。张阳告诉胡镜:被自己在15时许杀了的女孩还在出租屋里。是他认识两个月的女朋友。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她死了。

  “第一次跟犯罪嫌疑人通话时,他说话比较沉稳,不慌不乱,说话的语气并不像刚刚杀过人,我们以为嫌疑人的年龄比较大,但见到后发现,他看起来很年轻。”胡镜向本报记者回忆道,张阳得知电视台记者正向自己飞速赶来,情绪开始恢复平静。只是不断重复询问“你们还有多长时间能赶到。”

  与此同时,公安未央分局辛家庙派出所接到高晓华电话后,迅速出警,在街上寻找自首者张阳的行踪。但显然张阳执意要等到电视台记者出现后,才愿意现身。

  胡镜得知张阳确切位置在广安路一处公交站牌下,叮嘱他站着不要动。“等看到他时,见他正焦急的向两边张望,来回踱步。我们把车停靠上去,试探性地问‘是你吗’”胡镜说,张阳看了一眼摄像机,马上停住脚步,面对镜头回答:是我。我叫张阳。我杀了人。我要到派出所自首。胡镜看到张阳说第二句话的时候,眼圈就红了。身体摇晃着,极力想让自己站稳脚跟。

  张阳向胡镜重复道,当天15时,自己和女朋友发生了争吵,自己情急之下向女友李小丽动了刀子。接着就催促道:咱们走吧,一起上派出所。

  在胡镜眼里,眼前这个身高不足1米7,身材微胖,一脸稚气的男孩子怎么也和以前采访过的杀人犯对不上号。手插在裤子口袋的张阳身子一侧,胡镜在张阳转身的片刻,瞥到了他蓝色运动防寒服衣襟内侧铜钱大的一块血迹。接着她又看到在张阳的左袖口后面,左小腿的裤腿上等处,喷溅沾染上的血迹已经干了。

  胡镜心里顿感沉重起来:“看来还是真的”。张阳又向胡镜出示了杀人凶器,一把折叠起来约10厘米长的刀子。那把刀的钢制刀鞘在寒风中透着生冷的气息,通过刀鞘镂空的花纹,可以看到灰白色的刀刃上满布的血迹,早已在冬日的这个下午,变成了黑褐色,与闪着寒光的利刃,凝为一体。

  碎片青春

  1月12日事发当天,张阳将李小丽从工作的酒楼带走后,两人再次在村里的街道上发生了争执,张阳将李小丽推搡着跌倒在地,又把她拎起来警告道:我一个人整治不了你,再叫一个来收拾你。但一切的努力结果表明全是于事无补的无用的挣扎。

  张阳的租住屋和房东是隔壁。案发时恰好房东不在家。房东告诉记者,事后得知自己家里大白天发生了凶杀案,特别是案发现场就在自己隔壁,房东脸色煞白,显然是吓坏了。

  遇害前两天,李小丽在自己的QQ

  空间里转载了一篇《爱亦有度》文章。文内有这样一段文字:你可以爱一个人,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要有度,当超越了界限,爱的超过了度,那就会变成伤害。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因此劝君莫要爱的超过度。适可而止吧!否则,爱的过度会适得其反,不但对所爱的人所爱的实物产生伤害,而且,最后受伤的是自己!

  她的访客里,找不到杀人者张阳光顾阅读的痕迹。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重庆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会员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