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购物|旅游|汽车|健康|微博|读图|视频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重庆

新浪重庆> 新闻>社会>正文

临高县市政管理局局长邓善红挪用公款 10年包养6情妇

来源:华商报2012年11月26日 13:58【评论0条】字号:T|T

  邓善红包养情妇、生儿育女已有十年,在当地成为公开的秘密,如此违法行为却很长时间不见执法机关调查。(《华商报》发)

  日前,海南省临高县市政管理局局长邓善红,因涉嫌盗取国库资金罪和收受贿赂罪被正式逮捕。在有关部门和记者对邓善红的调查中,还发现了其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劣迹:邓包养了6个情妇,且均育有孩子;在邓任临高县临城镇镇长期间,欠下临高县一酒楼13万元,最后使镇政府被迫靠卖地和停建办公楼来偿还吃喝账;在邓调任临高县市政管理局局长后,公然将他自家经营的大排档作为该局的定点招待用餐单位,两年共吃掉66万元。在邓善红被捕后,其妻竟还把市政管理局告上法庭,追讨十多万元的餐费;邓善红还私自以单位名义四处借款,留下一笔笔糊涂账。而市政局在法院应诉时屡屡败诉,官司打到最后已无钱上诉。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临高县国土局大楼旁原有一家“临高妹”大排档,建于1996年,以经营美味的塘虱鱼煲闻名全县。后来,邓善红接手经营了这家大排档。

  2001年12月,邓善红任临高县城市建设与环境卫生监察大队队长(2004年改为市政管理局,下称市政局)后,把临高妹大排档作为该大队的定点饭馆,招待其业务关系单位和供其人员加班用餐。从此,临高妹大排档开始生意兴隆。

  2004年8月24日,邓善红被“双规”,后被正式逮捕。2005年5月,邓妻陈某把市政局告上法庭,要求该局支付2002年至2004年10月25日在临高妹大排档签名赊账用餐费用,共计12.5万元。

  市政局一位领导透露,由于邓善红既是局长,又经营着饭店,许多招待费已经结账,但邓并没有把有原始签名的菜单拿回来。一位多次被邓善红指使签名赊账的职工透露,有时用餐费仅一两百元,邓善红却授意写上一两千元;甚至邓的亲友用餐,邓也让市政局的人过来签字,算在市政局的账上。由于邓某在局里一手遮天,大家明知有些事违法也不敢说。

  在法庭上,被告方市政管理局辩称,该局自2002年至2004年10月25日期间在大排档的业务用餐款绝大部分已结清,计66.55万元。这12.5万元餐费,系该局财务管理不严,没有及时派人将原告处的赊账菜单统计、核销所致。经该局领导集体核实,认可有该局领导签名的42249元业务用餐费,余下总额为82751元的菜单仅有普通员工的签名,不能证实为业务用餐,该局拒绝承担。

  临高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所欠原告12.5万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遂一审判令被告全额支付给原告。

  此判决一出,在当地轰动一时。不少百姓斥责公款吃喝太甚,知晓内情的人则质问:“邓善红借职揽财被查办,老婆竟然还去上门算自己的经济账!法院居然还判市政局全额支付!到底市政局该还谁的钱?难道市政局还应补上邓某尚未侵吞到手的钱?”

  据了解,临高市政局是一个有300多人的单位,大部分员工均为临时工,每人月薪250元,其工资发放全靠收取微薄的摊位费和卫生费等。目前,该局还欠着许多职工上世纪九十年代几个月的工资。

  就是这样的一个清汤寡油的单位,何以胡吃海喝花掉了66万多元公款?

  公款吃喝土地顶账

  邓善红在公款吃喝上的惊人之举最早可以追溯至10年前。他的名字曾伴随着2001年轰动一时的“临高百万吃喝账”事件,反复出现在互联网上和全国大大小小的报刊中。

  在那个极具戏剧性的事件里,主场地换成了当年临高县规模最大的一家酒楼———豪庄酒楼。该酒楼遇上20多家单位吃饭不给钱,而且一欠就是8年,累计欠款近百万元。

  豪庄酒楼的老板符亚清曾向记者介绍,临城镇政府从1994年开始在他的酒楼定点吃喝,到1996年初,已欠款22万多元。他多次讨账,对方以经济困难为借口不给钱。1996年,邓善红就任镇长后,将接待上级检查、会议用餐和工作用餐的地点仍定在豪庄酒楼。符亚清要求先解决上届镇政府领导遗留的债务,邓善红口口声声说上届的债一定要解决,以后在酒楼吃喝都会及时付款。但到1998年5月邓调走时,不但上届领导欠酒楼的钱没还,邓这一届政府又欠下13万多元。

  两年吃喝13万多元,平均下来是每月吃喝5000多元,这样的业务费支出即便在城市里也不是什么单位都能承受的,何况临城镇政府每年的工作经费仅有15万元。由于镇政府经费有限,邓善红等镇政府的有关领导在吃喝后,为了还债也不是没有动过脑筋,只不过想出的却是个坑人的歪点子。

  1996年初,邓善红与豪庄酒楼老板符亚清商谈,表示镇政府愿以每亩2万1千元的价格出售10亩地给他,除了抵消本届政府所欠的11万吃喝款外,经营者还需向镇政府缴纳10万元的购地款。符亚清同意了,但交完钱后才发现,镇政府早在1995年就将这10亩地批给了农工贸公司,并已抵押给银行。就在问题暴露的时候,临城镇政府刚完成了换届,新、老班子无人肯对此事负责。经营者不仅没有拿回被拖欠的饭钱,10万元的购地款和2万多元的耕地占用税又打了水漂。“百万吃喝账”2001年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中央媒体曝光后,临城镇政府只得每年还款5.3万元,并压缩镇政府新办公大楼的建设规模,从中挤出20万元资金还债。为维持酒楼经营,豪庄酒楼的经营者向朋友借下几十万元勉强维持。2003年,该酒楼终于倒闭。

  但邓善红对这一切毫无歉疚之意。他泰然自若地对记者说:“

 [1] [2] [下一页]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重庆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会员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