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重庆1月14日电 (记者 钟旖)中国西部地区唯一直辖市重庆正全方位推进内陆开放高地建设。地处“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区位优势,给予其统筹“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发力的条件,加持铁公水空四种方式、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四类要素,重庆完善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开放型经济水平不断提升。

  重庆市商务委员会主任张智奎介绍,面向“丝绸之路经济带”,重庆在全国率先开通中欧班列,并不断拓展班列功能,为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合作创造了一系列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一路向西的中欧班列(重庆)终点站是德国杜伊斯堡。最新数据显示,中欧班列(重庆)已累计开行突破4500班。运输货物涵盖笔电产品、汽摩零部件、通信设备、机械、小家电、食品、医药、医疗器械等数十个大类。2019年中欧班列(重庆)开行超1500班,运输箱量和货值均增长48%。

  重庆向北,“渝满俄”班列开行累计突破1200班。在此间举行的重庆市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20年重庆将增开“渝满俄”班列,探索开行更多货物品种公共班列,扩大汽车整车及零部件等产品出口。

  南向出海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是重庆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窗口。根据国家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重庆推动形成西部12省区市和海南、广东湛江“13+1”合作共建机制,2019年铁海联运班列开行923班、增长51%。张智奎透露,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线路延伸至全球88个国家、213个港口,重庆正组建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完善通道运行机制。

  就在本月12日,中新网记者在重庆团结村车站看到,一列运载着重庆海尔洗衣机及零部件的货运班列首次通过陆海新通道出口启运至印度孟买。“这一运输方式较传统江海联运可节省约15天,物流成本下降15%左右。”现场相关负责人说。

  有机衔接起“一带”与“一路”后,地处长江黄金水道上游的重庆,在“一江春水向东流”之上,进一部拓展与长江经济带的联结。以实现常态化开行的渝甬铁海联运班列为例(重庆至宁波),来自欧洲的货物经中欧班列(重庆)抵达重庆后,可就地搭乘渝甬班列前往宁波并可经舟山港出海;宁波及周边地区货物可经渝甬班列集散至重庆后,通过中欧班列(重庆)运往欧洲,由此形成一条贯穿中国东西两端的铁铁联运国际物流大通道。

  基于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重庆正书写“通道带物流、物流带经贸、经贸带产业”文章。

  重庆两江新区是中国内陆首个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两江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志杰介绍,该区通过培育开放产业,已形成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业体系,2019年新增外资企业35家,其中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25家,占比71%。预计全年直管区外贸进出口总额1600亿元人民币,实际利用外资27亿美元。

  “两江新区的对外开放工作涉及拓展开放通道、提升开放平台、发展开放型经济、优化开放环境、深化对外交流合作、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等多个方面。”王志杰举例称,2019年12月末,美国康宁公司在重庆果园保税物流中心(B型)(简称果园B保)完成了第一票保税货物通关测试。其公司货物从康宁公司日本工厂发出,通过江海联运,途经太平洋由长江黄金水道抵达重庆寸滩港并申报入关,经海关查验后运入果园B保进行保税仓储,用于康宁公司西南地区工厂的原材料储备。此举解决了以往康宁公司西部几个工厂分别从日韩直接进口运输成本偏高、时效性差等问题,截至目前已实现进口贸易额近2000万元人民币,节约物流成本20%以上。

  重庆建设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带来的“红利”还在不断叠加。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0年当地将发展多式联运,构建以果园港、国际物流枢纽园区、航空物流园、公路物流基地为支撑的现代化物流枢纽体系。

  “2016年4月重庆东盟公路班车从巴南南彭公路物流基地首发,目前已拓展至6条运输线路,实现中南半岛全覆盖。”重庆市巴南区委书记辛国荣说,该区将依托佛耳岩码头,推进中国林业集团投资230亿元人民币的西部木材贸易港建设,建成国家级的木材贸易储备加工基地。同时,推进东盟跨境公路运输和铁路枢纽东环线、重庆南彭站、西部木材贸易港等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