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璧山区丁家镇,高铁列车高速奔驰。 记者 万难 摄重庆璧山区丁家镇,高铁列车高速奔驰。 记者 万难 摄
 近年来,大足区龙石镇大力建设乡村便民步道,平整的水泥路面代替了以前泥泞的田坎小路。 马多 摄 近年来,大足区龙石镇大力建设乡村便民步道,平整的水泥路面代替了以前泥泞的田坎小路。 马多 摄
2018年1月25日,搭乘高铁的旅客快步走向重庆西站。当日,该站正式投入使用。 记者 崔力 摄 (本组图片均为本报资料图片)  2018年1月25日,搭乘高铁的旅客快步走向重庆西站。当日,该站正式投入使用。 记者 崔力 摄 (本组图片均为本报资料图片)

  重庆交通发展,必须紧紧围绕总书记提出的“两点”定位和“两地”目标,以交通优势提升区位优势、彰显战略优势,发挥承东启西、沟通南北、通江达海的独特优势,把重庆在西部大开发中的功能、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中的作用凸显出来。如何让重庆货畅其运,人畅其行?听听代表们的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市交通党委书记许仁安

  站在全局高度谋划新时代交通建设

  新时代重庆交通建设应如何谋划推进发展?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市交通党委书记许仁安表示,重庆交通建设要站在全局高度谋划,以大视野谋划大举措,以大举措建设大通道、打造大枢纽,高起点编制和完善重庆交通综合规划,切实发挥好重庆在国家战略中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许仁安表示,重庆交通建设要提高政治站位,站在全局的高度谋划重庆交通。深刻学习领会习总书记对重庆提出的“两点”“两地”定位和“四个扎实”要求,将重庆交通放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全局中来思考,放在西部开发开放的大局中来思考。

  “重庆交通发展既要苦干实干,又离不开国家的支持。”许仁安表示,市交委将以国家“十三五”中期规划调整为契机,加强与国家相关部委的汇报和对接。

  具体而言,将全面推进交通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全力畅通重庆对外大通道。重点提速推进“米”字形高铁网络,开工渝湘、渝昆、沿江高铁等项目,加快畅通重庆联系周边省及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主要城市群的高铁大通道。同时,推进高速公路、长江黄金水道和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提高中欧班列(重庆)、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等国际物流大通道运行效率,支撑内陆开放高地建设。

  重庆将进一步完善重庆对外省际间出口,打通“断头路”,提高与周边省之间的路网通行水平,扩大相互间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增强重庆辐射集聚能力。

  “交通建设对脱贫攻坚意义重大。”许仁安表示,将加强推进普通国省道改造,建设一批资源路、旅游路、产业路,全面提高路网等级,服务新型城镇化建设和产业发展。打好交通扶贫攻坚战,以通组公路为重点,提高通达程度和通畅水平,把农村公路建好、管好、护好、营运好,大力发展农村客运,推动农村电商、物流发展,使农村地区老百姓共享交通带来的便利。(本报记者 颜若雯 采写)

  全国人大代表、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

  区域交通要打通 “最后一公里”和“最初一百米”

  3月8日,全国人大代表、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表示,重庆应在优先发展对外通道的基础上,推动区域之间交通接驳更加便捷,重点解决城市至乡村多种等级公路之间衔接畅通的问题,降低区域物流成本,提升群众对交通建设的获得感。

  曹清尧说,区域之间实现了交通的互联互通,人员、信息、产业才能实现共同协调发展。成渝城市群作为西部大开发的“主阵地”和“前沿窗口”,应重点推动区域内交通建设。区域内的大中小城市应以重庆、成都两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为核心,以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和高速公路为骨干,依托综合运输大通道,对每座城市实行有效“串联”,实现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互联互通、快捷到达。

  “区域之间各类交通接驳不便捷,是当前区域交通发展的短板。”曹清尧以荣昌为例,成渝高铁停靠荣昌,从荣昌乘高铁至重庆主城只需25分钟,可下了火车换乘却不够便捷,所以不少人仍然选择开车出行。“物流也是一样。”曹清尧说,区域间多种交通方式的接驳问题,直接导致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因此,区域之间必须实现公路、铁路、航空等多式联运的无缝衔接,真正打通“最后一公里”。

  打通“最后一公里”,还要解决“最初一百米”。曹清尧说,近年来荣昌交通建设发展很快,群众对交通的满意度却没有达到预期,究其原因,在于仍有部分农户的房屋距主干道较远,虽有好路但就是上不去。为此,荣昌实施农村便民道户户通工程,着力解决群众出门“最初一百米”的道路配套问题。(本报记者 颜若雯 采写)

  全国人大代表、涪陵区南沱镇睦和村党支部书记刘家奇

  建设“四好农村路”助力乡村振兴

  “习总书记强调,既要把农村公路建好,更要管好、护好、运营好,为广大农民致富奔小康、为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更好保障。”全国人大代表、涪陵区南沱镇睦和村党支部书记刘家奇表示,对于现代农村发展而言,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尤为重要。

  “道路不畅不仅影响村民出行,还制约着村里的产业发展。”刘家奇说,他所在的睦和村目前已通水泥路20余公里,尚有5公里的土路,看似不多,但仍然影响几十户居民的出行和产业发展。“每到下雨天,路面泥泞不堪,车辆无法通行,肥料运不进去,果子也运不出去,每年数十万斤果子需要村民用背篓背出去卖。”

  随着睦和村发展乡村旅游,道路交通的重要程度更加凸显。“如果不通车,再美的风景,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来。”

  要致富,先修路。刘家奇介绍,比起以前,现在道路情况得到了很大改善。村里通了客车,村民出行也方便了不少,不少旅客自驾到村里体验乡村生活。“听镇里说,剩下的土路改造已有计划。看来要不了多久,我们村的土路就将成为历史。”

  “道路通畅了,产业才搞得起来。”刘家奇说,希望相关部门能进一步统筹好交通、商贸、供销、快递等物流资源,真正做到如习总书记所说:建好、管好、护好、运营好农村公路,助力乡村振兴。(本报记者 周松 采写)

  2018全国两会重报集团全媒体中央厨房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