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监管部门突然勒令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全部关停,并于近期退出市场”。随后,“比特币中国”、微比特、云币网、火币网、OKCoin币等多家比特币交易所行先后发布几乎一样的官方公布,宣布立即停止注册、充值业务,9月30日前通知所有用户即将停止交易,10月31日前逐步停止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至此,虚拟货币在中国境内的交易渠道基本上已经全部进入关闭状态。一度红火甚至疯狂的比特币交易,让不少人成为了比特币职业玩家,他们有的一夜暴富,有的血本无归。上游新闻记者找到了重庆的一位比特币玩家,听他讲述了自己的比特币故事。

  50万买50个币 不敢告诉家里人

  渝北区某小区的比特币投资者王成(化名),从2013年开始接触比特币,如今已有4年时间。他说:“刚才开始时我手上只有3个比特币,后来我拿出50万在某平台上买了50个比特币,不过这笔投资我心里也颇为矛盾,更不敢告诉家里人。2009年,比特币‘问世’时,1美元可以买1300枚比特币,而如今,一枚比特币价值超过4000美元,八年时间,比特币以500多万倍的速度‘增值’。现在我还清楚记得,用比特币购买游戏装备时是2013年,那时候才300多块一个,而现在就涨到了7000多。”

  投入10万买设备 节约成本远赴南疆

  王成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比特币实际上就是基于社会富余电力和计算器算力运算出的加密货币,挖比特币矿金需要超强的计算机算力,所以对电脑主机的要求非常高。2016年2月末,我投入了10万元购入了四台定制芯片、显卡的比特币挖矿机,开始‘挖矿’,每个月能‘挖出’8000元左右。而我算入行比较晚的了,过去几年,有不少人挖到了‘金子’。但这东西越挖越少,在2010年,一台挖矿机一天能挖到200至300个比特币。而现如今几乎已挖不到比特币了……”

  为了节约成本(主要是电费成本),2016年8月份,王成和几个朋友跑到南疆一个偏远小镇里,租了间房屋‘挖矿’。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那时每月能挖出8枚左右的比特币。”

  前后赚10倍多 立马选择落袋为安

  从2016年9月初比特币价格就一直在波动,我抓住时机炒了几个时点,赚了一些。赚得最多的还是今年6月份,比特币从6800一路狂飙,价格直逼30000元。而从7月17日至8月13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比特币涨幅已经翻番,我和朋友们投入的资金前前后后加起来翻了10倍多。”

  王成表示,自己赚钱后立马选择了落袋为安,在某平台上卖出了所有比特币。

  担心成为最后一棒 有人半个月亏十万多

  王成说:“我之所以选择退出,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比特币走势极不稳定,受政策冲击很大。之前一段时间它在到达3025美元的历史新高后,突然暴跌1000美元,然而在暴跌两周后又猛涨至4000美元以上,这种上蹿下跳的感觉比股指期货还刺激,心脏确实受不了。二是央行一直是悬在比特币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这让周围不少比特币‘矿友’心有余悸。从央行否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禁止比特币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开始,各种监管政策就不断冲击着比特币市场,而这把剑最终还是落了下来——央行表示在9月30日关闭所有比特币交易平台,并要求其近期退出市场。我也不知道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谁是那倒霉的最后一棒……”

  王成说:“9月份之前,比特币的炒币者众多,而9月14日比特币中国宣布关停业务后,比特币价格暴跌,价格从2.4万元附近暴跌至1.8万左右,我有个朋友在抄底过程中选择割肉,后来再次选择抄底,不过这前前后后下来亏损超过10多万。”

  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后得知,比特币在九月份的价格的确是如同坐过山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15日火币网比特币报价跌至17630元左右,以9月初32000元左右的最高价计算,比特币国内价格不到半个月已缩水近45%;莱特币报价为217元,跌幅超过29%。王成口中的那位朋友,看来成了他所担心的“最后一棒”。

  有人“搬砖”套利 实则需要运气

  王成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今后比特币无法在交易平台上买卖了,而一些投资者早就想好了退路,那就是通过海内外平台‘搬砖’套利。”

  所谓‘搬砖’,就是从国内平台买入比特币并转移到海外平台,再将海外平台的比特币提现存到境外银行账户。收益为海内外平台价差,成本为比特币交易手续费、转移手续费,比特币从海外平台买卖手续费、比特币从海外平台提现费用。但是,在一般情况下,这些费用加起来也很大,因此‘搬砖’大多数人入不敷出。

  王成说,“不过,一旦遇到重大利空或利多消息,全球不同国家的平台报价来不及同步反应时,这就是‘搬砖’的好机会。但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比如,9月4日中国宣布叫停各类ICO,当晚海内外价差最大达每币6000元,如此价差下,各种中间费用都可忽略。另外,9月14日晚比特币国外报价3500美元,国内则只有3200美元,300美元的差价也是可以操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