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购物|旅游|汽车|健康|微博|读图|视频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重庆

新浪重庆> 新闻>金融动态>正文

卖钱包的王老板:经营习惯被迫改了

A-A+2014年4月8日08:56重庆晨报评论

  卖钱包的王老板:

  经营习惯被迫改了

  “对我们来说,只是经营习惯要改了,把物流安排到夜间,影响还不算大。”

  每天早上7点,朝天门服装批发市场一带,堵满了装满货物的长安小货车,引擎声、汽笛声划破长空。

  “个体户申请通行证很麻烦,限货令后,我早上四五点就得起床过来。”王鸿荣在朝天门市场五区有一个门面专卖钱包、挎包,店内面积在10平方米左右。记者看到他时,他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刚刚清点完一批货,准备挑点新款钱包摆出来卖。

  王鸿荣说,这里大多数是和他一样的小商户,平时的收货量不大,都是厂家直接发到铺面。“以前送货公司是上午八九点后才来送货,这时店里已经开门了。”他说,而最近两天,因为限货令,货车只有7点前才能进陕西路下货,他也只能被迫早点起床到门面守起,好清点收货。

  同样,要把货物发往区县,以前是下午三四点,现在则挪到了晚上9点。因为货不多,基本上一次只有两三件货(40公斤/件),王鸿荣叫个面包车就可以搞定,每件货的运费是10-20元。“对我们来说,只是经营习惯要改了,把物流安排到夜间,影响还不算大,有些货源相对较大的企业,那就麻烦大了。”

  卖面料的易老板:

  成本增加让人头疼

  “成本上涨,生意将大受影响,只有把上涨的成本转嫁给下游服装企业了。”

  小商户应对“限货”尚显从容,大点的商户面临的运输压力就大多了。

  鼎盛纺织的易兴健,在朝天门银星商场里做了近20年的服装面料生意,为朝天门上千家服装加工企业提供面料。这两天,因为限货令,他抽烟比平时更凶了。

  “给我们送货的全是大型多轴的重型拖挂车,一次运来的面料接近100吨,光下货就要花三四个小时。”易兴健说,他的面料大多数来自广东,以前都是两天抵达重庆,在陕西路、朝通路一带下货,而现在,重型货车白天不能进入内环快速路北半环,货物至少要三天时间才能到。

  时间拖延还是小事,成本增加更让人头痛。易兴健说,内环限制外地重型货车通行后,白天进不来,只能夜间下货,需要增加转运费、油费、搬运费,如果按原来0.8元/公斤的转运费来计算,即使增加0.05元/公斤,那一车面料增加的成本也有5000元。

  易兴健拿起计算器,给记者算起了账:一次买进2万米的普通面料,每米才只赚一两角钱,算下来一趟才赚4000元,如果增加一笔转运费,岂不是倒亏?“服装面料生意本来就是微利,这一行竞争非常激烈,这样的话,生意将大受影响,只有把上涨的成本转嫁给下游服装企业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重庆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会员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