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 重庆骄王天然产物股份有限公司(骄王股份838896 )终止挂牌转让。

  骄王股份系唯一一家无实际控制人的新三板渝企,曾列为重庆拟上市重点培育企业。

  公告显示,骄王股份摘牌原因系根据公司战略发展规划以及经营发展需要。

  据了解,骄王股份2016年亏损5341万元,为当年新三板渝企亏损额第一,今年上半年亏损845万元,较同期亏损额1120.76万元,亏损减小。

  业内人士指出,新三板企业挂牌和退市如今已经常态化,企业根据自身需要选择。

  自2016年以来,新三板渝企已经有5家退市,另外还有3家拟摘牌。

  唯一无实控人新三板渝企

  骄王股份成立于2010年,位于重庆江津区,注册资本6424万元,为医药制造业,从事植物提取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办券商为西部证券。2016年8月15日挂牌新三板,曾列为2017年重庆第一批15家拟上市重点培育企业名单。

  骄王股份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为竞博集团(占32.87%),法定代表人为张成文为骄王股份第二大股东,占14.55%,第三大股东曹铁波,持有公司10.09%的股份;第四大股东杨志宏,持有公司7.11%的股份。

  除上述情形外,公司的任何单一股东持股均未超过5.00%,不能对公司决策形成实质性控制。 因此,公司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这也是100多家新三板渝企中,唯一一家无实际控制人的企业。

  骄王股份董事长张成文,55岁,毕业于吉林农业大学,研究生学历。曾任职于吉林农业大学,任教师;后先后任深圳邦大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吉林玉龙保健品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西安天诚医药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西安皓天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13 年11 月至今,任职于骄王股份,任董事长;2014 年12 月至今任总经理。

  两年前转向植物提取物

  骄王股份前身为重庆骄王花椒股份有限公司,2014 年末每股净资产为0.5 元,低于1 元。主要原因为2014 年及以前公司主要从事花椒系列产品的生产销售,竞争者多为手工作坊,运营不规范,运营成本较公司低,拉低了花椒调味品产品的市场售价行情。同时由于原材料采购价格的提升、人力成本的增加导致企业2014 年及之前经营亏损。

  骄王股份2015年进行了重组,转向植物提取物的研发产销。主要产品菊粉和菠萝蛋白酶是健康产品和功能性食品的主要原料, 客户主要为医药、保健品和食品加工企业。

  骄王股份2014年营收5538万元,净利润- 63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60万元,毛利率5.81%。

  重组后2015年营收1069万元,净利润183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961万元,毛利率-1.81%。

  骄王股份2016年营收1579.1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67%;净利润为-5431.6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 5238万元。

  今年上半年业绩有所好转

  今年上半年,骄王股份实现营收1985.34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1.78%;净利润-874.8万元,较上年同期-1120.76万元,亏损额减小。

  骄王股份表示,主要产品菊粉、蛋白酶作为新产品和新兴认知的健康产业原料,其在建立渠道、提供产品 使用方案都需要一个较长的市场培育过程,但是随着我国大健康产业的发展,菊粉、蛋白酶在市场上将 会被更多的消费者关注。

  公司的菠萝蛋白酶项目销售渠道比较稳定,产品已经具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加之 公司是国内规模化生产菠萝蛋白酶的企业;在全球,生产菠萝蛋白酶的企业也只有三家,同业竞争力不 激烈,加之整体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产品销售比较稳定乐观。

  另一主要产品菊粉,公司将继续在目前已经稳定和成熟的 技术水平上,不断优化工艺条件,提高收率、降低成本,增强项目的竞争能力。

  战略规划发展需要申请摘牌

  今年9月1日,骄王股份公告,根据公司战略发展规划以及经营发展需要,经慎重考虑,公司拟申请股票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骄王股份及相关负责人已就公司申请终止股票挂牌相关事宜与公司大部分股东进行了充分沟通与协商,并对该事宜达成初步一致,会采 取有效措施保证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得到充分、有效的保障。

  对于异议股东,公司及相关负责人拟在终止挂牌后采取股份回购 的保护措施,与其签订回购协议,承诺以每股不低于 1.2 元的价格进 行收购,或者协调其他方受让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获悉,骄王股份2010年成立时,总股本为4000万股,之后,多次增资扩股,增资价有3元、5元不等,直到6424万股。

  新闻纵深

  新三板退市渝企预计将有8家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获悉,自2016年以来,新三板渝企先后有东田药业、新大正物业、博拉网络、金航股份4家渝企摘牌,此次加上骄王股份,共5家。

  而长江材料因IPO过会申请摘牌,林美汽车也申请摘牌,凌达汽车因为披露2017年半年报而将被强制摘牌。

  “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和退市,如今已经常态化。”重庆师范大学教授田盈指出,由企业根据自身需要选择,因此,未来会有更多的渝企挂牌新三板,也会有渝企从新三板摘牌,或因转板A股上市需要,或因自身战略发展规划以及经营发展需要,或因其他原因,都是正常现象。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刘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