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昆明飞往重庆的西部航空PN6394航班缓缓降落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以下简称重庆机场)。和乘客们一起抵达的,还有一大批美丽的鲜花。

  当天18时30分,这批鲜花再次“启程”,转乘西部航空PN6357航班飞往花园城市——新加坡。当天晚上,抵达新加坡樟宜机场。

  鲜花保存期短,过去,货主们都选择沿海城市中转。现在为何会选择距新加坡几千公里的重庆中转?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落地后,重庆直飞新加坡的航班不断加密。”西部航空市场销售部副总经理滕洋称,重庆,已成为中国西部往来新加坡最便捷的城市。

  除了增加航班,乘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东风,重庆航空领域一系列大动作正在悄然进行——围绕降低物流成本和增强辐射力,集航空维修、航空物流、航空培训、航空金融等于一体的重庆航空产业集群,呼之欲出。

  搭建便捷空中走廊,重庆直飞新加坡航班增至每周14班

  2015年11月,中新两国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以下简称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花落重庆。这对于深居内陆、渴望开放的重庆而言,可谓重大利好。

  抓住机遇,重庆航空领域积极作为。

  2016年2月4日,由西部航空执飞的重庆—新加坡航线正式开通,每周3班。随后,重庆航空也加入到该航线中。随着旅客的增多,西部航空多次对该航线进行加密。

  截至目前,重庆直飞新加坡的航班已从过去的每周5班增至每周14班。重庆和新加坡,搭建起了便捷的空中走廊。

  除了新开和加密重庆—新加坡航线,西部航空还借助国内航线网络,为中国西部地区主要城市旅客经重庆中转至新加坡,提供便捷空中通道。

  2016年9月,由西部航空执飞的乌鲁木齐—重庆—新加坡航线正式开通。“我们的目标是,将重庆机场打造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前往新加坡的国际枢纽。”滕洋说。

  重庆机场华丽回归,打造内陆国际航空枢纽

  航班加密的同时,2016年9月29日,重庆机场集团正式全面移交我市,也是我市航空领域的一个大手笔。

  2004年4月,重庆机场集团成为首都机场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不断推进的背景下,如果重庆机场集团仍处于首都机场集团旗下,那么本应由新加坡、重庆双方直接商议的合作都需要首都机场集团这个第三方介入,这往往会带来决策的低效。

  为更好推进重庆机场与新加坡樟宜机场合作,贯彻落实好市政府对重庆机场“11157”发展目标,加快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出嫁”12年后,重庆机场集团重新回到“娘家”。

  回归后的重庆机场,加快了东航站区建设。今年8月29日,重庆机场成为我国中西部地区第一个拥有3座航站楼、实现3条跑道同时运行的机场。

  重庆机场与樟宜机场的合作,也得以紧锣密鼓推进。今年1月12日,重庆机场集团与新加坡樟宜机场集团签署了共同设立机场商业管理公司的合资合同,共同管理和运营重庆机场的零售、餐饮、广告、嘉宾、休闲服务及停车场等非航业务资源。重庆机场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借助新加坡樟宜机场的先进经验,可提升重庆机场商业运营管理品质。

  除此之外,重庆机场还有打造内陆“国际航空枢纽”的更大抱负——到2020年,重庆机场通航城市达到200个以上,航线总数达到350条,其中国际航线达到100条左右,成为世界一流机场。

  重庆航空产业园方案“出炉”,航空产业集群将在这里出现

  10月18日,一份详细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航空产业园建设总体方案》摆在重庆日报记者面前。渝北区中新办负责人张维告诉记者,该方案已通过市发改委审核,即将报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航空专委会审定。

  记者看到,航空产业园紧邻重庆机场,规划面积约12.5平方公里,分为航空维修制造区、航空物流集聚区、航空综合服务区三个功能片区。

  其中,航空维修制造区着力打造航空零部件生产及维修、飞机拆解、航空装备制造、航空技术服务等航空制造产业集群;同步发展引领区域发展的航空高端智能制造研发功能。

  航空物流集聚区重点发展航空快运、保税物流和高端冷链。航空综合服务区则发展基地航空公司总部、飞机融资租赁销售、航空金融、航空咨询、航空培训、航空仲裁等业务。

  目前,投资约13亿元的重庆快件集散中心已经在航空产业园航空物流集聚区动工,建成后将成为重庆乃至西部地区快件行业、电商行业(线下物流)快速发展的载体。

  “在飞机工程维修、航空培训等领域,我们正在与美国、新加坡的一些领军企业进行洽谈。”张维称。而在距离航空产业园不远的木耳物流园,已入驻了专业从事多式联运的远程物流;仙桃数据谷,已入驻了近300家大数据、云计算企业。

  “这些都将助推我市航空产业的发展。”在张维看来,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推动下,围绕重庆机场,一个庞大的临空产业集群即将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