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要向前的,老人和孩子都需要你,希望你能真正走出阴霾!”4月20日下午4点半,一场立案监督案件公开听证会结束,担任主持人的重庆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二级大检察官时侠联,握住申请人李芬(化名)的手再三叮嘱。而就在1个半小时前,她对丈夫的死因还疑虑重重。“老觉着心里有个疙瘩解不开。”

  此案为啥不追究刑责?

  大检察官带头主持公开听证 

  “我丈夫第一天被打,第二天就死了,为什么不能追究打人者的刑事责任?”整整490天,这个困惑就像石头一样压在李芬的胸口。

  2021年12月15日,货车司机王刚(化名)与石子厂质检员赵亮(化名)因路面让车问题发生口角,赵亮与朋友张强(化名)对其拳打脚踢,很快被现场群众拉开。王刚报警后,赵、张二人被带至派出所接受调查。

  当晚7时,王刚到医院就诊,自诉头疼、呕吐。住院后,其体格检查未见异常,脑部和颌面部CT均显示未见明显伤情。王刚患有严重心脏病,多年前做过心脏瓣膜置换手术,经心电图检查和医生会诊,其随时有心脏骤停、卒中、猝死等风险。

  次日下午4时许,王刚未经许可擅自离院。院方称,已电话告知其及时返院和可能出现的风险。晚上9时许,正与朋友聚会喝茶的他突然病发瘫倒,经120现场急救无效后死亡。2022年4月,南岸区公安局物证鉴定所作出鉴定意见:王刚符合心源性猝死,其两处轻微外伤(头皮下出血、口腔粘膜破损)与死亡结果并无关联。2022年6月,该局作出不予刑事立案的处理决定。其后,行政复议、复核均维持该决定。

  “变数”来自随后的两次重新鉴定。除肯定王刚符合心源性猝死外,这两份鉴定意见均认为,两处外伤虽不足以直接危及生命,但可造成组织器官结构轻微损害或者轻微功能障碍,为其死亡诱因。2022年10月26日,李芬向南岸区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为此,该院检察长周军牵头成立检察官办案组,走访法医专家、调取术后复诊病历、对鉴定意见委托资深法医进行复核审查,并向重庆市检察院汇报案情。

  “对待这起疑难复杂案件,不能机械办案,要‘一案两办’,既要辨明是非、说透法理,也要化解矛盾、打开心结。”时侠联决定对此包案化解,并征得申请人同意,以公开听证方式进一步释法说理。

  邀请多位专家释法说理其中原因

  当事人总算明白原由

  “我们想请法医专家解释一下,王刚的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殴打行为对死亡结果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    

  “结合鉴定意见来看,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心源性猝死,殴打行为可能是轻微的、间接的诱发因素。而且,情绪激动、天气炎热、剧烈活动等多种因素都有可能诱发。” 

  “3份鉴定意见并不一致,检察机关审查后怎么看?”

  “两处外伤是否系殴打行为所致存疑,文证审查表明,也可能是王刚发病倒地时造成的。”     

  “出警时有没有发现伤情?”     

  “没有,当时王刚精神状态也比较好。”    

  ……    

  4月20日下午3点,重庆市检察院公开听证室内座无虚席。听取办案情况介绍、不予立案理由和申请人诉求后,5名听证员先后发问,针对王刚的死因 “刨根问底”。 

  参加公开听证的全国人大代表刘平、重庆市人大代表杨柳、市政协委员刘金萍、人民监督员杨庆华等5名听证员,都是从重庆检察机关听证员库中随机抽取的。重庆医科大学教授、重庆市司法鉴定协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唐任宽也应邀到场答疑释惑。

  1小时后,开始闭门评议。听证员们形成最终评审意见:赵、张二人的殴打行为与王刚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负刑事责任,构成民事侵权。 “王刚擅自出院,导致突发心脏病时得不到及时抢救,这属于刑法上‘自陷的风险’,由于这一外在因素的介入,赵、张二人殴打行为的因果关系中断。”作为5名听证员之一,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西南政法大学教授梅传强给出专业解释。

  “申请人听明白了吗?”时侠联特意向李芬进一步解释道。“也就是说,虽然他们打人是有过错的,属于一般违法,要负民事责任,但确确实实没有达到犯罪的严重程度。”  

  “我相信检察机关,相信各位专家!”对于这一结论,李芬点头表示接受。

  暖心帮助当事人协商赔偿渡过难关

  还协调民政部门减免费用

  “申请人突然遭受重大家庭变故,不仅失去精神支柱,还断了经济来源,但她仍坚强地扛起家庭重担……”快结束,时侠联的一番话,引发全场对李芬遭遇的同情。

  李芬和丈夫育有一儿一女,以经营大货车为生。丈夫去世时,女儿刚刚工作,儿子才满9岁。“现在每个月要还3万元贷款,除了照顾孩子,又要赡养3个年过七旬的老人,还得跑前跑后打官司……”李芬说。时侠联向她表示,检察机关将积极促成当事双方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协调民政部门减免有关费用,帮助其渡过难关、走出阴霾。

  4月23日,结合听证意见,南岸区检察院依法作出不予监督的处理意见。李芬对此无异议,并承诺息诉罢访。

  重庆检察机关坚持“应听证尽听证”,对重大疑难案件实行院领导包案、带头主持听证,示范带动检察公开听证工作质效持续提升,努力实现法结、心结、困结“三结同解”,让公平正义可感可知。截至目前,重庆45个检察院均建立了规范的听证室,建成41个听证员库,共1136名听证员纳入其中。今年1至3月,全市检察机关共开展检察听证397件,三级院领导干部接访下访750件,有力推动信访矛盾实质性化解。

  上游新闻记者 何艳

  编辑:夏洪玲

  责编:林祺

  审核:周尚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