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钓鱼城遗址申遗被正式列为国家十四五申遗重点培育项目。

  11月18日,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十四五”文物保护和科技创新规划》,其中第六章明确提出,要加强世界遗产保护管理,培育三星堆遗址、万里茶道、钓鱼城遗址等预备项目,加大世界遗产研究展示宣传力度。

  组建“国际+国内+地方”三位一体申遗专家团队

  钓鱼城遗址申遗竞争对手的实力和底蕴都不容小觑。

  为此,重庆钓鱼城遗址聘请了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童明康、刘曙光,重庆市文物局原局长王川平,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孙华,复旦大学国土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杜晓帆,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员副院长袁东山6位权威专家为钓鱼城遗址申遗顾问。

  从此,钓鱼城遗址组建起了“国际+国内+地方”三位一体的专家团队。

  与此同时,钓鱼城遗址编制完成《钓鱼城遗址申遗文本》、《钓鱼城遗址保护管理规划》、《钓鱼城遗址保护办法》三大申遗法定要件。按照国际语境对申遗文本进行了反复修改完善。

  ▲《钓鱼城遗址申遗系列丛书》

  钓鱼城遗址还联手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防大学、复旦大学等全国知名高校开展以钓鱼城申遗的基础研究为重点的十五项课题研究,提炼总结出钓鱼城作为宋元战争遗址对后世的持续性影响和文化遗产价值。

  钓鱼城出土中国最高规格最完整宋代衙署遗址

  作为世界闻名的文物遗址,千年时光的流逝为钓鱼城遗址蒙上了一层层神秘面纱,而在考古专家们的手中,这些谜团正在逐渐被揭开。

  位于钓鱼城遗址北部的二级阶地上的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就是钓鱼城遗址申遗考古工作中的重大发现。

  ▲范家堰遗址发掘区全景

  遗址分为办公区和园林区。办公区由围墙、中轴线建筑群、附属建筑三部分组成。园林区以大水池为中心,环绕分布有门屋、景亭、台榭、截洪沟、券顶涵洞等。出土有铁雷、铜质象棋子、黑釉瓷器、青白釉瓷器等遗物。此外,衙署建筑的蓄排水系统保存极为完好,有明沟、暗沟、蓄水池、沉砂池等,纵横交错、上下分层。

  ▲钓鱼城遗址考古出土铁雷

  ▲古地道遗址

  据了解,该遗址是目前中国出土最高规格最完整的宋代衙署遗址,是重庆、山城防御体系乃至全国宋元时期衙署遗址考古最重要的发现,对钓鱼城遗址的保护展示,特别是对钓鱼城遗址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带来极大的支撑,是目前钓鱼城遗址申遗过程中最重要的考古发现和实物证据。

  新闻多一点>>

  钓鱼城遗址

  钓鱼城遗址保存了13世纪宋蒙(元)双方的军事工程遗迹,独特地见证了被誉为军事史上奇迹的钓鱼城保卫战,更见证了东亚大陆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发生最直接、激烈的冲突但最终走向和平的融合过程。

  钓鱼城原为钓鱼山,在重庆市合川区嘉陵江南岸5公里处,占地2.5平方公里。传说有一巨神在此垂钓,以解一方百姓饥馑,山由此得名。钓鱼城峭壁千寻,古城门、城墙雄伟坚固,嘉陵江、涪江、渠江三面环绕,俨然兵家雄关,是驰名巴蜀的远古遗迹。

  1259年发生在南宋潼川府路合州钓鱼城长达36年的“钓鱼城之战”,是南宋王朝与蒙古之间的生死决战,更是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战役,创下了中外战争史上罕见的以弱胜强的战例。

  ▲南一字城东城墙下段遗址

  钓鱼城主要景观有城门、城墙、皇宫、武道衙门、步军营、水军码头等遗址,有钓鱼台、护国寺、悬佛寺、千佛石窟、皇洞、天泉洞、飞檐洞等名胜古迹,还有元、明、清三代遗留的大量诗赋辞章、浮雕碑刻。

  ▲南宋水军码头遗址

  上游新闻记者 李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