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每天早上直接到社区报到,打完卡便可入户走访或是在警务站接待来访群众,不用再天天到派出所点名、开例会;而群众也能就近办理户政、身份证、居住证等业务……在九龙坡区,通过设置“警务站”为基层派出所“减负、提质、增效”,解决警力不足、机制僵化和负担过重问题,是全市试点警务机制改革的重要突破点。那么一年以来,警务站运转如何,成效怎样,群众的反响如何呢?

  警务基层工作沉下去

  九龙坡马王警务站辖区老旧小区多,人口结构复杂,治安问题突出,与派出所空间距离远,因此2016年,派出所就在此设立中心警务室,如今,经过警务机制改革的探索,警务室提档升级为警务站。

  刘孝琴是龙泉苑小区的老居民了,前些天,因要办理户政业务,她步行来到了马王警务站。值班民警陈华勇热情接待了刘阿姨,5分钟搞定刘阿姨要办理的业务后,趁着没有其他群众需要接待,陈华勇跟刘阿姨拉起了家常。细心的刘阿姨发现,这里以前叫做马王中心警务室,许久不见,怎么换名字了,陈华勇给她解释,从“中心警务室”到“警务站”,改变的可不止是一个名字。

  在陈华勇看来,最大的改变就是工作模式,作为社区民警,熟悉社区、了解民意,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工作检验方式。可按照以往的工作模式,要做到全身心沉在社区并不容易——每天一早,社区民警到派出所点名、开例会,领完工作任务后,再赶到自己的工作辖区,加上路上通勤时间,常常到社区时已然十点半。

  可如今,警务站的民警每天早上直接到社区报到,打完卡便可入户走访或是在警务站接待来访群众,工作任务由派出所综合指挥室一键推送至民警手机上。像这样的警务站,在九龙派出所辖区有三个。“光是每天上午,就能多出一个半小时的有效工作时间。”陈华勇算了一笔账,这多出来的时间,足够民警入户走访30户,或是办理居住证、身份证10笔以上。

  从以往一半的时间在社区,到如今80%的时间在社区,民警能走访的居民多了,了解的实际困难也多了。

  民警接处警更加快速

  5年前,马王中心警务室成立时,实际上就已经有了“微型派出所”的雏形。这个辐射马王、龙泉两个社区的警务站,辖区实有人口3.4万,由于基本上是老旧社区,人口结构也以老年人为主。可对于本就出行不太方便的老年人来说,九龙派出所跟社区的距离有点远,拿马王社区的大部分居民来说,要到位于毛线沟的派出所,走到公交站再乘车,前前后后要花上半小时,遇到高温天,对老年人也是一种考验,因此,中心警务室的设立,让老百姓能就近办理户政、身份证、居住证等业务。

  如今,九龙坡警方在全市率先试点警务机制改革,中心警务室升级警务站,服务内容也有了升级,其中由警务站社区民警就快就近就急接处警就是最大的变化。

  在此之前,要是有个什么突发状况,值班民警从派出所出警,赶到马王社区通常要花上小20分钟。“派出所在交通要道,时常会堵车,马王社区老旧小区多,道路狭窄,花在路上的时间难免影响处理警情。”马王警务站民警李同帅最近处理的一起警情,很是能体现在社区接处警的优势。上周二的傍晚,马王六村的张婆婆突发疾病晕倒,同在楼下歇凉的一位大妈赶紧报警,警情推送到正在警务站整理当天工作资料的李同帅手中,事发地离他仅有200米,从接警到开始处置,不过是几分钟的事。

  到达现场后,李同帅用自己掌握的急救知识,迅速稳定了张婆婆的情况,在周边居民协助下,张婆婆逐渐恢复意识,过了5分钟,救护车才从晚高峰的车流中赶来,算是有惊无险。“这样的紧急情况,加上这样的交通状况,如果我们的民警还从派出所赶来,不一定会比救护车更快,而这段时间张婆婆要是没有得到及时救助,后续治疗恐怕没有这么顺利。”

  李同帅说,警务站的前身中心警务室,选址在马王、龙泉两个社区的中心,从警务站出发,到辖区最远的边界,都在10分钟之内,大大提高了民警接处警的效率。

  合力调解居民矛盾纠纷

  派出所的社区工作,免不了要处理大量的矛盾纠纷,如果民警将时间精力全部投入到纠纷化解中,那么相对而言,基层基础工作就可能受到影响,何况民警不是全能选手,在一些特定矛盾纠纷的调解上,效果也不如专业人士来得理想。针对这一情况,在警务机制改革的探索中,九龙坡区警方整合社会资源参与社会治理,进行警情对外分流,一方面减少基层民警的负担,一方面取得更好的联调效果。

  8月3日,社区居委会向马王警务站打来了电话求助,他们在处理一起邻里纠纷时,感觉矛盾有升级的苗头。原来,汪先生是马王社区的一位居民,常外出跳广场舞,妻子刘女士听了些闲言碎语,认定他与邻居罗女士发展了婚外情。刘女士与罗女士发生了纠纷,争吵中刘女士放出了狠话,这话让居委会的大姐吓了一跳,生怕刘女士干出不理智的事。

  民警介入矛盾后得知,罗女士常居外地,因为疫情更是很少回到重庆,与刘女士口中那些“实锤”证据完全对不上号,刘女士的狠话也不过是在气头上的意气用事。相互沟通后,刘女士和罗女士无话可说,但刘女士和汪先生的疙瘩还是没解开。看样子,可能发生的治安事件又变回了感情纠纷,警务站民警和居委会大姐心照不宣,由大姐继续调解两口子的纠纷,毕竟家长里短还是她们更在行。

  以马王警务站为例,如今有1/3的矛盾纠纷移交给了入驻派出所的人民调解员,或者是街道、村居的“老杨群工”进行直接调解,如果在调处过程中有矛盾升级的苗头,再由就近警力进行兜底处理。这样的改革为群众带来很大的便利,也可以将群众的矛盾迅速化解在萌芽的状态。

  上游新闻记者 谭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