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最后一届奥运会终于圆梦了!桌子上又多一块金牌!”7月25日下午,在重庆市江北区北滨路施廷懋的家中,父亲施晓林感慨地告诉上游新闻记者。

  这天下午施廷懋的家中热闹非凡,媒体云集,而五年前里约奥运时,因为桂花园的老屋不够宽敞,施晓林是在外面找了一个茶楼和亲朋媒体一起见证了女儿夺得两金,如今搬进了新家,施廷懋的爷爷奶奶小姨表哥等家中十多位亲戚都来到这里加油助威。

  在客厅的墙上挂着施廷懋的三张照片,沙发上摆着里约奥运会、跳水世锦赛的吉祥物、客厅的桌上醒目地摆着里约奥运会的单人和双人两块金牌,CCTV年度风云人物奖杯和四座国际泳联年度跳水女运动员的奖杯,为了这个特殊的时刻,施晓林特意布置了一番,“本来那个世界最佳有五个奖杯,但去年的那一座还没有拿回家哈”。

  在比赛开始前,记者在施家的书房见到了施廷懋的其他众多金牌,世锦赛、世界杯、亚运会、全运会……说起自己最看重的一块金牌,施晓林出人意料的选择了2011年世锦赛1米板金牌,“当时施廷懋的身份还不是国家队队员,她是第一个以地方队员身份夺冠的运动员,这块金牌帮助打开了国家队的大门,意义非凡”。

  记者记得里约奥运会的时候施廷懋就带着火锅底料,施晓林告诉记者,“这次也带了,之前我就给她寄过去了,尽管她出去很多年了,但还是喜欢吃辣,因为不常回家,家乡的味道也是一种寄托吧”。

  施廷懋也表示,因为怕在奥运会期间伙食不适应,她还特意准备了火锅底料。施廷懋说一方面可以解馋,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让自己有一种在国内比赛的错觉,可以更好地发挥。

  比赛开始后,施晓林和施廷懋的母亲蒙静碧一直很淡定,在其他国家的运动员比赛时,还会很专业的点评一番,“加拿大这对选手实力很强,同步好点的话会给施廷懋和王涵造成威胁”。

  看到美国选手出现重大失误也很遗憾,“奥运会还是太紧张了”。

  而看到施廷懋和王涵出场时,施晓林说,“只要两个人发挥稳定,这块金牌就跑不脱。”不过看最后两跳,尤其是看到最后一跳时还是会有点紧张,直到施廷懋和王涵完成405B(向内翻腾两周半躯体)漂亮入水后,才放下心来忍不住鼓起掌。

  但上一次里约奥运,施晓林可不像现在这么淡定,“在大赛前我们都很少跟女儿联系,就是怕影响她的备战”,蒙静碧告诉记者,“上一次里约其实大家都不看好施廷懋,她爸爸也很紧张,跟亲朋好友在大坪一起看比赛的时候,个人赛比到后面就跑出去抽烟了,还是不敢看”。

  看到施廷懋与王涵出水后热情相拥,施晓林也感叹,“两个人都是老队员了,都很不容易。”

  施晓林告诉记者两人已经配对两年多了,但在记者的印象中,或许用“新搭档”定义这对组合并不贴切。施廷懋与王涵同岁,她们认识已经超过十年。

  早在11年前两人就已有过合作,并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携手摘得女子双人3米板金牌。

  “那时我们年龄还小,技术动作各方面都有欠缺,在队里也不算太一线的运动员。现在我们年龄大了,水平也有进步。”正如王涵所说,一晃多年,如今的施廷懋是大满贯得主,王涵也在个人赛中屡有出色表现,自配对以来她们从未让女子双人3米板的冠军旁落。

  兜兜转转一大圈,两人终于又有交集。施廷懋坦言,无论技术还是心态,这些年的经历都令她们比初次配对时成熟了许多,网友还给两人的组合起了一个名字——“冒泡组合”。

  施廷懋昵称“懋懋”,这是爷爷后来改的名字,在看比赛的间隙,施廷懋的爷爷还特意告诉记者,这个懋字是自己亲自从新华字典里挑出来的,有广大茂盛等含义,寓意很好。

  而王涵昵称“泡泡”,她透露自己小时候名字其实叫做“王冰心”,但是由于体弱多病,母亲决定为她改一个名字,就改成了现在的“王涵”,至于为何叫“泡泡”,主要是刚到国家集训队的时候,喜欢喝很多的水,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眼睛都是肿肿的,就像金鱼一样,教练就叫她“泡泡”,没有想到后面一直延用了下来。

  如今“冒泡组合”在东京奥运会上为中国跳水队夺得了第一枚金牌,施廷懋也拿到了自己的第三枚奥运会金牌,王涵则在经过了两次落选奥运会后,终于圆梦。而接下来,这对好友也会在个人三米板中成为竞争对手。

  从2012年进国家队,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得两金,再到遇到疫情备战五年,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摘下跳水首金,施妈妈坦言不容易:“施廷懋其实一直都是带伤坚持训练和比赛,去年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她已经是很久没回家了。去年10月她回重庆比赛的时候,匆匆和我们见了一面,现在已经又是很久没见了,今天看电视都感觉她又瘦了一些。”

  在目前的国家跳水队,施廷懋已经成为了老将,施妈妈表示这届奥运会希望不留遗憾:“女儿今年马上满30岁了,之前我们交流过,这可能是她最后一届奥运会了,所以我希望她全力以赴不留遗憾。今天的双人金牌只是一个开端,希望8月1日再接再厉,再拿一枚金牌!”

  有趣的是里约奥运会时,秦凯曾在颁奖典礼向亚军何姿求婚,让冠军施廷懋当了背景,对于这件趣事施妈妈也印象深刻:“最近都还有好友,把这个视频片段发给我看,问我女儿耍朋友没。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催她结婚的事情了,一切顺其自然,女儿现在还是单身,可能缘分还没到吧。” 

  上游新闻记者 汤皓 钱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