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上午,2021年普通高考结束了语文科目的考试,各地的作文试题再一次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这其中,重庆选择的全国新高考II卷的作文题是以一幅漫画作品作为了题干。也正因如此远在湖南长沙的《校园漫画》报主编唐光雨一下子就火了——作为题干这幅“描红”漫画的作者,他的朋友圈完全“炸锅了”不说,教育部考试中心也于7日上午给他打来了电话……

 今年的重庆高考作文题 今年的重庆高考作文题

  “真的有点难”“审题就不容易”……网友热议之下,7日中午12点过,上游新闻记者也拨通了唐光雨的电话,看看他觉得这道依据自己的漫画作品出出来的作文题该怎么写!

  这是一幅14年前的老作品

  唐光雨在湖南当地绝对算得上是名气不小。此前他是长沙南方职业学院专门教动漫的讲师。“我现在在长沙希望校园影视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任职,日常主要负责长沙市教育局主办的《校园漫画》报的编辑出版。”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唐光雨说,如今每年一届的长沙市中小学漫画大赛也是他们在组织。

唐光雨的原作唐光雨的原作

  “其实这幅作品是一个四格漫画,它是一个系列中的一张。”唐光雨说,这个系列自己给它取名为“光雨眼光”系列,每一幅漫画内容都相对独立。唐光雨说,7日上午高考作文公布后,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电话就一直处于“炸锅”的状态,自己这也才去翻查了此前的记录。

  唐光雨说,通过查询自己才想起“整个‘光雨系列’一共一百多幅,包括入题这幅都在《中国漫画》《杂文月刊》上连载过。”《杂文月刊》的连载是2009年到2010年左右,《中国漫画》是2007年到2008年。

  上午才接到通知入选了高考作文题

唐光雨唐光雨

  今年43岁的唐光雨说,自己从小就喜欢漫画创作,16岁就已经开始发表作品,所以对作品入选刊物之类的早已习惯。但这次作品成了高考作文题的题干,自己事先确实完全没有收到任何消息。“除了今天朋友圈炸了之外,我也是上午接到了教育部考试中心打来的一个电话,才算是正式确认了这个事。”唐光雨说,教育部的来电中除了通知自己有一幅作品入选了高考题目,其他什么也没说。

  “‘光雨眼光’我之所以取这个系列名字,是因为这些作品都是基于我自己对人生的理解和感悟,有感而发创作的。”唐光雨说,自己平时也喜欢写书法,本次入选高考题的作品也就是由此而来的。“从创作初衷说,我就是觉得写字就像做人,画出来也刚好实现了人生感悟的点滴和书法结合。”

  唐光雨说,自己觉得这幅作品之所以能被专家们看上,也是因为“读者、受众看到是它是有一定想象空间的,每个人看到、理解的都不一样,不会有一个标准答案,希望看到它的人能有所收获。”

  不能简单地只写书法要聊做人

  因为创作时间确实有点久远了,所以唐光雨说自己也一下想不起来入题的这幅作品到底有了哪些“改动”,但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点遗憾的是,我的原作是彩色的。”他说,既然是“描红”,“如果是彩色的可能会更生动,更好理解一些。”

  当记者问及作为漫画原作者,自己对这道作文题的“难度”是怎么理解时,唐光雨说,“我接到电话时是有点意外的,(作为作文题)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他表示,从自己创作漫画时的出发点说,读者、或者说作文作者是需要有一定人生阅历、感悟之后才会对漫画有一些共鸣的。“但高三学子的人生经历有限,作为考题来考他们,确实有一定难度。”

  不过,他也直言,毕竟高考选择它肯定也是有自己的用意和想法的。“高中生如果阅读量足够,平时关心社会,关心时局,喜欢看名人传记,而不仅仅是限于书本,可能写起来就会容易一些。”

  唐光雨说,和记者一样,7日上午已经有很多朋友问过自己了“你写的话会怎么写”。他笑着说,首先自己想讲一个小故事。“我是1996年参加的高考,当年遇到的作文题也是一幅漫画作品为题干。因为我从小就画漫画,对名家作品已经很熟悉了,这就很有优势了。”他说,自己讲这是因为自己觉得“语文不仅仅是要求学生的写作能力,应该是要求大家观察、体味生活,再辅以阅读,那写出来的作品才能更打动人。”

  “这个题目如果要我来写,我只能说,不能简单地讲书法,要聊做人,这是最核心的点。”唐光雨说,自己可以解读出来的包括写字如做人一笔一画都要认真,“描红”是在一定框架下字要写端正,这也是在说做人,然后再展开来谈。同时,他还提到“书法也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一部分,这里可以展开,就会让作文更丰富。”

  本次自己这幅作品入选高考作文题,也让唐光雨格外感慨。多少也是机缘巧合,他2019年才推出的长篇漫画故事书《漫画甲骨文奇遇记》也是希望“通过漫画的形式,让更多的小朋友对生僻的甲骨文能有所了解”,这样通过字来讲故事,正是他想看到的。

  上游新闻记者 裘晋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