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22日是第52个世界地球日,主题为“珍爱地球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从重庆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主办、重庆市地勘局川东南地质大队承办的“穿越重庆山脊——走进华蓥山”第52个世界地球日科普活动中获悉,重庆发现了迄今为止唯一火山岩观测点,位于重庆市渝北区和四川省华蓥市交界的华蓥山顶,是距今约2.6亿年前的峨眉山玄武岩。

  峨眉山玄武岩

  主要分布在云、贵、川地区

  在华蓥山宝鼎光明寺北200米公路旁,重庆市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川东南地质大队发现了重庆迄今为止的唯一火山岩观测点。重庆市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川东南地质大队高级工程师任廷聪介绍,他们在从事地质考察中,发现了该处火山岩层,有两层,分别厚0.65m及0.40m,经鉴定为致密块状玄武岩及杏仁状玄武岩。

  据推断,当时沿华蓥山断裂至少喷发溢流了两期玄武岩,熔融岩浆在水体中快速冷凝,局部火山灰包裹腕足等动物形成了化石;而在远离喷发通道的重庆华蓥村一带,玄武岩厚度变薄逐渐尖灭。

  “约在2.6亿年前,熔融的火山岩浆沿着华蓥山断裂、龙门山断裂、宝兴-宜宾断裂、金沙江断裂等大型断裂带喷发溢流形成了峨眉山玄武岩。”任廷聪说,如今,峨眉山玄武岩主要分布在西南片区包括四川、云南、贵州等地,分布超过50万平方公里,大致相当于法国的国土面积。

  据了解,这次火山喷发时间很可能导致了一次西南地区最大的生物灭绝惨案,造成海洋中的生物物种有90%灭绝,陆地上的生物物种也有70%彻底消失。

  “彼时的重庆还是一片海洋,约在2.3亿年前,受到地质构造运动印支运动的影响,使得重庆地区的地壳被抬升,海洋才逐渐退去成为陆地。”任廷聪说。

  古生物化石

  记录了重庆由海到陆

  “华蓥山地质构造为褶皱背斜山地,山脉成北东向展布,长约300余千米,是川渝紧密关系的重要证据。”任廷聪说,为落实《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开展成渝合作典范,此次科普活动走进华蓥山,通过地质工作发现华蓥山地质现象和地质遗迹,普及地学知识,通过研究地质资源促进乡村振兴。

  市民可以看到哪些地质遗迹?任廷聪介绍,沿着华蓥村村委会向上,沿路可见到石林岩溶地貌、断层崖构造地貌,波痕构造、褶皱及断层、煤系地层等地质遗迹,同时还有不少古生物化石遗迹;位于华蓥山制高点的宝鼎光明寺海拔1590米,天气晴朗时可远眺川东、川中百里地貌。

  如灰岩波痕形成原因,在2.52-2.47亿年的早三叠世时期,四川盆地主要为浅海环境,沉积了巨厚的碳酸盐岩层,由于流水的运动就制造了波痕。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蓥市地区岩层中,存有不少腕足类动物化石。“根据将今论古的原则,这些腕足类化石可以还原远古时期的重庆古环境。”重庆市古生物学博士张锋说。“今天,双壳类占统治地位,但在远古时期,腕足类曾经占统治地位。”张锋介绍,腕足类和双壳类是两大类动物,在表面壳饰纹路和时代分布等方面有着很大区别。

  当今腕足类的动物生活在温暖的浅海,由此推断,在远古时期重庆也是一片温暖的浅海。经历了造山运动和地壳上升,从扬子海变成了巴蜀湖,最后形成了陆地。

  考察提醒:由于观测区域位于重庆市渝北区与四川省华蓥市交界区域,区域内自然风景优美。但由于制高点附近核心区域属于四川,且地形陡峭,四川一侧没有公路通往山顶,市民驾车前往需从重庆北碚金刀峡绕行数十公里,可导航宝鼎风景区,到达停车区后,步行考察。

  同时,由于山高坡陡,建议市民前往提前备好干粮和水,选择能见度高的晴天出行。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王倩 摄影 李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