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还是来了,昔日重庆最大的手机企业清盘。

  今年3月10日至3月11日,重庆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百立丰公司)管理人将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对百立丰公司位于重庆市南岸区江溪路9号厂区内的工业房地产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3844.36万元。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曾于去年8月连续进行独家系列报道,包括《预付款拖欠两年 重庆最大手机生产企业老板被判向上市公司归还7000万元》、 《遭遇诉讼被法院列为失信人 昔日重庆手机生产巨头何去何从?》、《曾狂销8000万台的黑马 “杂牌机中的战斗机”重庆乐丰手机为何败走麦城?》,预见重庆百立丰资不抵债,最终可能破产清算,如今成为事实。

  百立丰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

  根据拍卖公告,此次拍卖的百立丰公司位于重庆市南岸区江溪路9号厂区内的房屋建筑物、构筑物及土地使用权,评估价为3844.36万元,起拍价为3844.36万元,竞买保证金为380万元。

  包括房屋建筑物6项,建筑面积约总计约1.63万平方米;构筑物8项,分别为围墙、道路、停车棚、彩钢棚(2项)、水池、消防控制室、钢棚;土地使用面积合计20411平方米,折合约30.62亩,系出让工业用地,使用期限至2056年12月24日。

  天眼查APP显示,百立丰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2日,百立丰公司注册地在重庆市南岸区江溪路9号一号厂房,法定代表人李福昌,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为黄明权,注册资金为14666.67万元。黄明权直接持股28.85%,为第一大股东;周鸿祎旗下的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出资额 22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 15%,仅次于实际控制人黄明权;李福昌持股13.3%,列第三。

  百立丰公司自身风险有643条,系法院失信被执行人。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获悉,百立丰公司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2020年9月1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百立丰公司破产清算申请。此次,迎来拍卖。

  曾是低端机市场的赢家

  曾狂销8000万台 ,生产“乐丰”(lephone)手机的重庆百立丰为何败走麦城?

  作为业界黑马,重庆百立丰从2013年开始发力,其旗下的lephone手机,从海外转战国内手机市场,而当时正逢国内手机市场百花争鸣,三星、诺基亚、苹果、中兴、HTC、联想等,各大手机品牌忙于抢占中高端机市场。

  百立丰回国后的产品战略,反道行之,利用自身在海外市场积攒的经验和实力,开辟低端机市场。

  盯准低端机市场后,百立丰不去和别人拼材质、拼高科技、不去竞争摄像、美颜技术,极大的降低了生产成本。

  推出多款百元智能手机、功能机,比如,lephone、Lesun、Lecom,定价:“69元”、“229元”、“299元”、“399元”。

  针对老年人推出的老年机系列,声音大、抗摔;针对年轻用户推出视频手机,买了该手机,则可自动成为视频网站的VIP,运营商还会免去看视频的流量。

  这样,经过一年多的拼杀,百立丰成为低端机市场当之无愧的赢家。

  在2015年整体销售量超过1300万台,2016年出货量超过2000万部,2017年,百立丰在中国手机销量排行榜里,依然占据仅次于三星手机的名次,稳居前十。

  百立丰的全球出货量,2017年底就已经累积达到8000万台、被网友称为“杂牌机中的战斗机”。

  多重原因导致百立丰落败

  然而,曾被A股上市公司大富科技拟并购估值达17亿元的重庆百立丰,2018年产量大幅下滑,最终,导致2019年彻底停产。如今,重庆百立丰官网已经不复存在,只有残留的快照。

  一位重庆百立丰前员工认为,导致“乐丰”手机败走麦城的原因,从品牌角度来看,所谓成也低端,败也低端。

  首先产品创新度不够,被人戏称为“山寨机”,旗舰机布局战略单一,集中在低端机,也曾试水1500元左右的中端机,但市场上千元机同质化严重,百立丰没有核心竞争力而失败。其次,某些产品质量存在问题,由于比拼销售价格,降成本,供应商的提供材料品质受到限制,导致成品的质量控制难度大。第三,就是产品营销手段相对比较老套。

  另外,还有业内人士认为,百立丰渠道有“软肋”,过分依赖运营商和零售点。

  全渠道(线上+线下)已成为各大手机厂商公认的策略,而百立丰依然侧重线下渠道发力。线下渠道是可以一时为厂商快速的带去销量,但经销商也更看重利润,其他手机品牌丰厚的利润诱惑下,百立丰逐渐失去了线下阵地。

  线上渠道和宣传的短缺,其他品牌在主流的电商平台都有旗舰店铺,而且做好了推广引流,但乐丰在淘宝没有旗舰店、在京东搜索旗舰店也不会像其他品牌一样直接弹出来。主流电商平台的不给力,直接丧失了一大批网购用户,而网购正流行于百立丰的目标人群,从而造成线上店铺的缺失,导致百立丰的销量节节败退。值得一提的是,百立丰在冠名了2017的《快男》之后,再无面向年轻群体的有效宣传助力,也逐渐从消费主力军的选择项中淡出。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首席记者 刘勇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