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9月7日电(韩梦霖)9月5日上午9点,一艘载着500名游客的游轮,从重庆朝天门码头徐徐驶出,这艘游轮的航向,指向了长江上游最大的江心绿岛——广阳岛。

  游轮驶过江北嘴的地标建筑大剧院、记录重庆开埠历史的龙门浩老街、宏伟的“城市之门”朝天门大桥、长江上游著名的回水湾唐家沱、有着传奇历史的东方造船厂,经过24.5公里的航行,最后在广阳岛靠船上岸……船上的游客在甲板上争相拍照留影,欣赏两岸的自然人文风光,感受慢时光里的如烟往事。

  朝天门,是长江上知名的水陆码头,历史上长江上游和西南地区最重要的货物集散地,数百年来见证着上下重庆的往来船舶穿梭如织。在重庆的最新规划里,朝天门所在的两江四岸核心区将成为承载乡愁记忆的“历史人文风景眼”。

  在690余公里长的长江重庆江段,有10多个常年露出水面的江心岛,广阳岛是最大的一个,岛上拥有植物383种,鸟、兽、虫、鱼等动物310种。近年来,重庆市把这些江心岛作为重要“生态留白”,全面加强保护与修复,使之成为“生态岛”。

  今年8月22日,重庆广阳岛生态修复一期工程完工后首次对外试开放,这里将作为引领重庆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的示范区,打造生态文明的风景眼。

  如今,长江上游的“历史人文风景眼”与生态文明的风景眼,被这一条航线串联起来。

  “为了响应市民呼声,让更多的人走进广阳岛感受‘生态大课堂’魅力,长江水域临时交通管制解除后,经专家评定,我们决定启动朝天门至广阳岛生态观光航线的试运行。”牵头谋划本次航线的广阳岛绿色发展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总经理王岳介绍。

  据介绍,定位为“长江风景眼、重庆生态岛”的广阳岛,统筹布局长江生态保护展示、大河文明国际交流、巴渝文化传承创新、生态环保智慧应用、城乡融合发展示范五大功能,与承载国际化山水都市风貌展示、重庆城市形象的“客厅”“窗口”功能的重庆两江四岸核心区,既一脉相承,又相辅相成。

  在经过一期生态修复后,广阳岛已经形成一条12公里的环岛生态体验环线,以及六个生态修复示范点。岛上芳草萋萋、绿树成荫、稻花飘香、一步一景,展示着一幅生动的原生态巴渝乡村田园画卷。

  首航当天,登岛游客沿着岛内12公里生态体验环线,流连于西岛头的上坝叠翠、综合示范地的蛙鸣溪田,忘返于山顶观景平台的水墨烟峦、运动场东侧的粉黛草田。在体验美景的同时,游客还通过修复技术的展示、修复前后的对比了解生态修复知识,聆听广阳岛由大开发转向大保护的生动故事,感悟巴渝文化、长江文化的独特魅力。

  事实上,这条航线历史上曾经存在过。

  最初的朝天门-广阳岛轮渡航线开通于1957年,是当时岛内工作人员和居民上岛、离岛的主要途径之一。据重庆市客轮有限公司退休的老船长申发康回忆,从朝天门开往长寿、木洞等地的航班,有的也要经停广阳岛。“2008年以后,随着陆上交通的发展,航线基本都停航了。”申发康回忆。

  “那个时候航线主要起到交通功能,当时一票难求,大家能挤上船就可以了。现在的航线则是一条生态观光的线路,沿途美景如画,乘坐时心态完全不一样。” 申发康说。

  生态文明的呈现中亦有历史文化的传承。

  今年是抗战胜利75周年,广阳岛在抗战时期曾被作为军用机场,驻守岛上的士兵营房被保留了下来,生态修复过程中,在保护修缮抗战遗址建筑群的基础上,昔日的营房被巧妙利用成“生态文化营”。

  9月5日再次登岛的程女士,看着眼前的生态美景,感慨万千。这片土地上,挥洒了她们那一代人的青春与热血。上个世纪80年代,广阳岛曾是重庆市的体育训练中心,程女士作为一名举重队员,在这里进行了数年的封闭集训。“那时我们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沿着广阳岛上的田埂道路跑圈,”老运动员们挥汗如雨的那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

  从朝天门驶向广阳岛,从记忆深处驶向江心绿岛,从“历史人文风景眼”驶向生态文明的风景眼,这不仅是一段航线,更是一条发展理念的转变之路。在前些年搞大开发时期,广阳岛的土地曾被挖机平场,现如今,巴茅丛生,燕子回巢,平沙绿浪,雁鸭飞起,这里成了望旭日东升、大江东去的绝佳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