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巫溪县西安村位于高山平地,村中有着大片药材田。新华网 李相博 摄重庆市巫溪县西安村位于高山平地,村中有着大片药材田。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新华网重庆11月25日电(李元元 李海岚 黄嫣然)“以前西安村出了名的又穷又远,青壮年在外打工时耍朋友,都不敢说自己是西安村人,而是含糊地说自己是西安人。”巫溪兰英乡一位村民这样说笑道。“但现在,我们能自豪地称自己‘西安村人’”。

  称呼的转变,其实归因于小小的药材。

  11月下旬的西安村,冬意已浓,坡上的树叶近乎落光。本应是农闲时候,但在广阔的农田里,村民们仍在忙着播种,收获。

  在宽敞的大棚中,村民们正在一层一层播撒贝母的种子,并用泥土一层一层细细覆盖。在当地,人们用“一年一根针,两年一片叶,三年飘带,四年抽筋不开花”来形容贝母的生长。小小的贝母孢子在今年冬天被撒在土地中,要4年后才能收获。但在收获季节,每亩大棚种植的商品贝可盈利约19万元,每亩露天种植的商品贝可盈利约9万元。

  在一处露天的农田里,一群村民正用锄头挖着独活。这种药材经过晾晒,市价约为10元/斤。劳作间隙,村民史文富算了一笔账:今年他在村集体经济的种植药材收入约为1万元;另外,他自己还单独栽种了贝母和独活,卖了1万多元。今年他家预计总收入约2万元,“(种植中药材)比我之前养猪,种粮的收益不晓得翻了几倍。等过两年我们种的太白贝母上市了,我们的收入就更不得了啦!”史文富说。

  西安村与湖北省神农架的西坡余脉搭界,海拔1500-1700米,土壤肥沃,为贝母等中药材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但以前把药运出山只能靠背,这就导致了产量低运输难,西安村的村民收入在全县垫底。“多亏路修好了,这些药材才能批量运出村。” 兰英乡党委书记王美君口中的“路”是西安路,它是连接兰英乡场镇与西安村的唯一干道。这条海拔落差近900米、有33道拐的公路成了帮助西安村的药材走出深山的黄金路。现在西安村的经济收入已经跃升至全县前列。

  兰英乡太白贝母园始建于2017年,采取“研究院+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方式,即由重庆市中药材研究院提供技术支持,龙头企业发展基地示范推广,与药材专业合作社联营,农户加盟参与种植,发展太白贝母产业,现已成为兰英乡农民增收致富骨干支柱产业。园区现发展太白贝母200余亩,现已建成大棚101个,露天种植150亩。

村民往地里撒上一层薄薄的土,为播种川贝母做准备。新华网 李相博 摄村民往地里撒上一层薄薄的土,为播种川贝母做准备。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村民在地里播撒川贝母孢子。新华网 李相博 摄村民在地里播撒川贝母孢子。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村民们正在挖掘独活。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村民们正在挖掘独活。新华网 李相博 摄
 这是刚刚从地里挖出的独活。目前独活的收购价可达每斤10元。新华网 李相博 摄 这是刚刚从地里挖出的独活。目前独活的收购价可达每斤10元。新华网 李相博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