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录

  “你就是我的手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手杖,这辈子有了你,我才能竖直脊梁,挺起胸膛!”

  ——庄奴

  “他是全世界知名的音乐创作人,但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可爱可敬的老头子。”

  ——邹麟

  他,一个世界闻名的词坛泰斗,在他前半生,凭借《甜蜜蜜》、《小城故事》等诸多作品享誉全球。

  她,一个普普通通的重庆企业职工,在这个城市过着自己平淡朴实的人生,如果不出意外,下半生也会这样度过。

  两条看似完全不交集的人生轨迹,却在重庆这座城市意外交汇,那一年,庄奴70岁,邹麟46岁。

  今天,《重庆奇人》一起来探寻华人词坛泰斗庄奴的夫人——邹麟女士的人生世界,感受这位重庆奇女子与庄奴老先生相伴整整25年的传奇故事。

  《情缘》:南温泉的邂逅畅谈

  尽管已经过去快30年,邹麟依然对在重庆南温泉与庄奴的那场邂逅记忆犹新。

  之前经朋友介绍,邹麟与第一次来重庆的庄奴有过一次见面,但邹麟坦言,那次印象不深,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时没多想,就是见了个面,压根不会想到自己会与这位已经享誉世界的知名词人会有什么故事。”

  的确,那个时候庄奴的名气如日中天。当时在华人圈中曾流行这样一句话:“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而在乐坛同样流行这样一句话:“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据说邓丽君演唱过的经典歌曲,大约有80%都出自庄奴之笔。

  而邹麟当时在重庆一家企业当普通职工,过着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之前对庄奴也一无所知。

  几乎没人想到这样两个差距悬殊的人会走到一起——更不会想到这一起就是整整25年,包括他们自己。

  1992年,庄奴第二次来重庆,朋友再次把他俩约到南温泉,在花溪河畔喝茶,让邹麟和庄奴独处。这回的促膝长谈,让邹麟第一次深入这位词坛泰斗的内心世界。

  “在那次谈话中,庄老真的是敞开了心扉,告诉我了一切,包括他的成长、他的家庭、他的喜怒哀愁。那时我才发现,庄老这样一位全世界知名的词坛泰斗背后,其实有着不为人知的寂寞和忧伤。”

  在南温泉,庄奴很直接地表达了希望与邹麟共度余生的想法。邹麟完全被庄奴的传奇经历和真诚直率所感动,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我并没想太多,只觉得这就是缘分,与他共度余生的缘分”。

  这段相差23岁的忘年恋立即引起了各种议论。家人朋友都纷纷来劝说邹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年龄相差又这么多,很难长久。还有闲言闲语,说邹麟是为了钱才答应庄奴的。

  事实上,跟大家想象的不同:华人歌坛早期没有完善的版税体系,一首歌往往是几百块钱就卖出去了,后面歌曲再火都跟创作者无关,更不要说有大笔版权收入了。庄奴那个时候因为给前妻治病,卖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房子,已经非常贫寒,甚至到了要专门出来写歌补贴家用的地步。

  “他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应该有人好好照顾他。”邹麟说,正因庄奴没钱,自己才要嫁。 “他要是有钱的话,我就不嫁了,因为谁都能把他照顾好。但他没钱时,我担心别人照顾不好他。”

  面对种种非议,邹麟并没有动摇。这个时候庄奴专门为邹麟写了一首新作《情缘》,送给邹麟:“你的美美在自然,分不清身在天上人间。我的梦并无遗憾,将余生换得与你相伴。”

  这首歌给了邹麟很大的激励,也许这就是重庆女性的性格,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回头了。邹麟毅然决定与庄奴相伴一生。

  这个决定,改变了庄奴的余生,也改变了邹麟自己的一生。

  《手杖》:相濡以沫的美丽人生

  邹麟与庄奴结婚第二年,为了更好照料庄奴,邹麟决定提前退休。陪伴庄奴去东北哈尔滨看望他的姐姐,到北京看望他的妹妹,去西安去看他参军的地方。

  从西安返回重庆第二天,庄奴就中风了,邹麟就陪庄奴住院治疗,那时候他71岁。邹麟一直陪伴在庄奴身边悉心照料,不离不弃,同时支持他继续创作。

  后来庄奴老先生为了表达爱意,特意写了一首歌曲《手杖》送给邹麟,寓意她就像自己的手杖一样搀扶着自己走南闯北:“你就是我的手杖,生活中不好缺少的手杖,这辈子有了你,我才能竖直脊梁,挺起胸膛。”

  《飞到山城》:陪伴“重庆女婿”庄奴爆发创作第二春

  回到重庆,邹麟陪伴逐渐恢复健康的庄奴走遍了重庆各个区县,包括江津、武隆、合川……

  在邹麟的支持下,庄奴先生爆发了自己创作生涯的第二春:创作了大量与重庆相关的音乐作品,反映重庆人文景观、重庆山水、重庆精神面貌的歌词达70多首。

  对于重庆,庄奴是熟悉的。

  早在1943年,20岁出头的庄奴参军,就来到重庆铜梁训练。在重庆呆了三个月,之后就去了成都培训,培训结束后庄奴又到武汉,1949年庄奴又去了台湾。他自己也没想到,1943年与重庆一别,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已是40多年之后。

  90年代后期,因为与邹麟走到一起,重庆逐渐成为庄奴的第二故乡,在重庆居住的时间越来越多。同样是因为邹麟的关系,庄奴喜欢上了重庆的山山水水和这里的风土人情,创作了大量以重庆元素为主题的歌曲。

  邹麟回忆起庄奴在重庆的创作情况:“在台湾,他不太喜欢交际,很多名人邀请他,他都婉拒,因为他觉得时间都要用来写歌。但是在重庆,他却喜欢到处去旅游,看重庆的山水风光,来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每次创作的时候,他还和我一起讨论,毕竟我是重庆人,对重庆文化要熟悉一些。在我看来,晚年的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城市。”

  庄奴曾说:“有山有水,人杰地灵,问我喜欢不喜欢重庆,我的回答是100%。”

  直到逝世前,庄奴以重庆为主题创作了70多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曾为武隆创作《仙女山组歌》、《月亮岛》等歌曲,为巫山写下了《号子有家在三峡》等作品。还有《长江三峡》、《重庆直辖十年》、《飞到山城》这些作品。

  毫无疑问,这些音乐作品,成为两岸文化民间交流的最好桥梁,也见证了邹麟与庄奴相濡以沫的爱情。

  《小而美》:璧山的小城故事

  璧山,是邹麟与庄奴爱情故事中另一个不可缺少的名字。

  2013年10月4日,93岁的庄奴意外摔伤,邹麟陪他搬进了璧山青杠老年护养中心。在这里,邹麟陪伴庄奴度过了这位老先生生命的最后3年。

  这三年时光,小城璧山对庄奴夫妻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料,代表了重庆对于庄奴这样一个世界级文化名人的尊重和爱护,这是重庆的光荣。

  在璧山,邹麟和庄奴与大家相处融洽。每次和庄奴从台湾回来之后,邹麟都会把他带回来的台湾点心与大家分享,这里的老人和护工对庄奴邹麟夫妻的评价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有时候大家看到庄奴和邹麟坐在一起,会特意唱起《甜蜜蜜》、《小城故事》等歌曲,场面特别温馨。

  邹麟陪伴庄老先生在璧山度过了人生最后一段美好时光,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小而美》、《来了就是璧山人》。庄奴在饱览璧山美景后,赠予璧山一个雅号“中国的小而美”,称这里是自己梦中的“小城”原型,将《小城故事》这首红遍华语乐坛的歌曲送给璧山。

  邹麟回忆这些歌曲内容上不仅赞誉城市之美,更歌颂了这座小城的真善美大爱。

  邹麟陪伴庄奴老先生在璧山这段日子,庄奴老先生是幸福安祥快乐的,有着共同的价值观,照顾无微不至,使庄奴能将创作激情延续到生命最后一刻,不愧为一位可敬的女性。

  编后:《昙花一笑》背后的重庆奇女子

  自90年代初与庄奴相识相知相爱,邹麟陪伴这位知名台湾词人整整25年。

  庄奴老先生曾评价夫人:“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媳妇。她不嫌我穷,不嫌我年纪老,跟我结合。所以我这十几年跟她在一起非常快乐,非常幸福。”

  庄奴和邹麟在一起,曾经创作过一首歌曲《昙花一笑》,其中有这样的歌词:“昨夜的昙花一笑,墙上的人影不再寂寥;苦苦期待这一刻,才知道相思这般的煎熬。”

  这无疑是庄奴对邹麟在自己心中地位的最好描述。

  如今,庄奴老先生已经仙逝三年,但在邹麟心中,庄奴依然是那个爱叫自己“小麟小麟”的可爱老头子。

  整整25年,邹麟陪伴庄奴走过了一段有着特殊意义的人生旅程,在这段旅程中,不仅有犹如神仙眷侣的欢声笑语和幸福快乐,还有那么多以重庆为主题的美好音乐作品。

  这一切,无疑承载了邹麟与庄奴两人的美好记忆,永远流传在人世间,也是邹麟这位重庆奇女子带给这座城市最美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