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

  我在非洲做野生动物保护,最大的感受也是最自豪的收获,就是让很多非洲欧美野保人士第一次认识到:全球野生动物保护不是他们的专利,中国人同样能做专业的野保工作,也能为世界做更大的贡献。

  ——星巴

  繁华的城市,最稳定的公务员岗位;

  荒凉的草原,最枯燥的野外工作;

  这两样如果摆在你的面前,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8年前,一个中国男人做出了他的抉择。

  8年后,面对采访镜头,面对“再来一次会怎样选择”的问题时,这个男人笑了笑:“不会变的!”

  他,就是《重庆奇人》第四期的故事主人公、中国赴非洲野生动物保护第一人星巴。

  从南山之巅到非洲草原

  中国重庆到非洲肯尼亚,上万公里的距离。

  重庆,中国最火热的城市,不仅是它的天气,还有这个城市的人文性格。

  肯尼亚,非洲野生动物的天堂,在这里的野生动物最为集中最为多样化。

  星巴在大学毕业来到重庆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因为致力于野生动物保护,自己成为了中国与非洲之间的一根红色连线……

  也许这就是缘分!

  2019年1月17日,当回国的星巴站在重庆南山老君洞,眺望这个城市的全貌时,思绪仿佛又回到了最初来到非洲肯尼亚的场景,又回到了十年前自己做出最艰难抉择的那一刻。

  “就是在这个位置,我看着重庆的夜景,心里对自己说,一辈子不能这么过下去,必须改变了!”星巴回忆说。

  2011年,正值星巴在重庆这座城市打拼的第15个年头。作为贵州人,在四川大学读书,毕业后来到重庆当公务员,一干就是15年。

  这样的人生轨迹,怎么也无法与万里之外的非洲大草原联系起来。而且似乎这样延续下去,会是一条非常完美的人生轨迹。

  但是,“到非洲去”,却是从小埋藏在星巴内心深处的一个梦。

  用他的话来说,从小就喜欢看电视上的非洲狮子,向往非洲大草原。工作之后,几次前往非洲近距离观察狮群,让他特别激动,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中萌发。

  星巴至今记得自己做出那个艰难决定时,妻子满脸的惊讶表情和不理解。

  的确,当丈夫无法为这个家庭提供一分钱的收入,无法为孩子奉献一份关爱时,无法对年老的父母孝心关爱时,妻子和家人肯定是难以理解的。在外人看来事业上一帆风顺,家庭美满幸福,女儿也即将读小学。有什么理由要放弃这一切,到万里之外的陌生之地去保护狮子大象?

  为了说服家人,星巴干脆将妻子和女儿带去非洲草原时,他们都被大自然的景色所感染,一望无际的非洲草原,和平相处的人类和动物,大自然有着巨大的包容性,同时也是最好的老师。

  家人态度终于变化了。

  2011年,星巴义无反顾地放弃一切,只身前往那片自己神往已久的非洲大草原——马赛马拉,开始了一个中国人的野保传奇故事。

  非洲大草原的牛圈生活

  初到肯尼亚的原始部落,星巴才知道为什么很少有人来这里。

  这里的条件差得简直难以言说。之前没有过野外经验的星巴自己拿标枪、住牛圈、四处找水。

  在原始部落,当地人都是把家畜养在人居住的土屋旁边,在中国人看来就是一个牛圈。

  初来那阵子,星巴几乎天天晚上失眠,晚上睡觉很难适应。后来他笑称自己当时过的是牛圈生活,很艰苦却很有意义。

  更让人神奇的是,夜晚的大草原,在原始部落的帐篷里,各种动物漫步的声音从耳旁经过。

  久而久之,星巴和狮子成为了朋友,星巴在野外巡逻时,有些狮子还会围着巡逻车转,狮子在他面前捕猎、喂食、交配,还有几次,小狮子还跟星巴躲猫猫。

  这些难忘的体验也都成为了他人生中不可替代的经历。

  欧美人士的怀疑目光

  与艰苦的生活条件相比,星巴遇到的更大挑战是难以融入的欧美人为主的野保体系。

  在星巴来到非洲大草原之前,几乎没有中国人到这里来从事专业的野生动物保护,全球野保体系基本上被欧美人士把持着。

  对于星巴的到来,在肯尼亚的很多欧美野保人士投来了怀疑的目光:中国人不是来做生意的吗?是真心愿意来非洲做野保工作吗?

  最终,星巴用实际行动改变了他们对中国人从事野保的看法。

  几年时间里,星巴和同事们挽救了保护区内许多野生动物的生命,也和许多动物建立了深厚感情。通过独创的社区野保体系,当地居民获得出更多收入也加入到了巡逻的队伍当中,盗猎者越来越少。目前奥肯耶野生动物保护区内狮子数量已经达到30头,花豹、猎豹、斑鬣狗与其他食草动物数量都有很大增长,奥肯耶在2018年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评选为全球十五搭自然保护地。

  来自中国的“狮子之王”

  在非洲,星巴有个称呼——来自中国的‘狮子之王’。

  原名卓强的星巴,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来源于《狮子王》里的“辛巴”:勇敢坚韧,这也是星巴的品质。

  从2011年到2018年,8年时间,在非洲大草原的打拼,让星巴成为了真正的“狮子之王”。

  星巴的日常工作是调查、研究狮子等大型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救治受伤的濒危野生动物;劝阻非法放牧行为;为巡逻员提供装备,布置任务防止盗猎行为;走访社区解决原始部落的生活困难。

  在星巴看来,保护狮子其实很简单,就是为野生动物提供一个空间,让他们能够安全的生活,大自然提供水草,草食动物吃草,而食肉动物吃草食动物,平衡食草动物的数量,为植物提供养分,形成一个健康完整的生态系统。当动物密度达到一个平衡程度之后,植物的数量也会增多,草原生态系统会变好。

  2017年,美国历史频道以星巴为主角拍摄的年度纪录大片《Lion Heart 狮子之心》在全球播放,成为关注焦点。

  而随着星巴野保事业的不断深入壮大,家人和朋友也渐渐理解了他的这份选择。妻子和女儿多次到非洲大草原来看他和那群狮子朋友,父母也经常打电话了解他在非洲的生活。女儿如今在重庆读中学,连续两个暑假去非洲担任爸爸的野保小助手。

  把最先进的野保理念带回中国

  在非洲8年,星巴最大的愿望是将最先进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带回中国。

  “在中国,大部分人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概念还停留在动物园这个层次上,实际上,从全球范围来看,真正的野生动物保护是在野生动物原有栖息地上设立野生动物保护区,为野生动物提供安全自由的生存家园,实现野生动物真正的繁衍生息。”星巴这样说。

  2011年9月,星巴在肯尼亚正式注册成立了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致力于帮助非洲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拯救狮子和其他频危野生动物不要灭绝。2016年,星巴又在中国创建守望自然野保发展研究中心,希望搭建中国和非洲之间的桥梁,促进双方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推动野生动物栖息地的保护。

  让人欣喜的是,在星巴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加入到保护野生动物的行列中,成为星巴团队的一员。星巴建立的这支团队成员都很年轻,他们为当地原始部落修建起防狮围栏,减少人与狮子等食肉动物的冲突;组织中国志愿者到非洲野生动物保护基地参与保护工作;与全球许多保护组织建立合作,推动社会力量参与全球野生动物保护。

  现在,星巴团队正在全中国范围寻找最佳的动物栖息地,希望引入“社区模型野生动物保护区”计划,而这也是与中国政府目前力推的国家公园体制不谋而合。

  国务院办公厅在2017年就下发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借鉴国际有益做法,立足我国国情制定,加快构建国家公园体制,这也是中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

  “重庆大巴山这些地方我都会去考察,我相信,国家公园计划能够真正让中国站在全球野生动物保护的最前沿!”面对采访镜头,星巴这样表示。

  编后语

  “重庆这座城市的性格,执着和坚定。这也是在非洲,我们这些中国人从事野保工作的最大特征!”星巴自我评价。

  从重庆出发,到非洲野生动物保护的最前沿打拼,最终又回到中国,把全球最先进的野生动物保护理念带回来。

  这是星巴毕生的追求,也是支撑他在野保世界不断前行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