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重庆1月30日电(马佳欣)无法全身心投入事业,又不能全天候照顾孩子,想生二孩怕职位被顶替……全面二孩时代,如何让职场女性走出生育困境?重庆市政协委员在2019年重庆两会期间呼吁,政府、企业和社会团体要从多方面合理保障职业女性生育问题。

  重庆市政协委员、市民政局副局长邓琳在调研中发现,女性一次完整的孕产期长达22个月,容易造成职场技能和资源同步减退;生育返回职场的女性,岗位易被取消或顶替,职场技能和资源还会出现同步减退;生育津贴低、产假时间短也造成了职场女性不想生孩子。

  基于此,邓琳呼吁,加大执法监督力度,切实保障女性“就业权”和“生育权”,对企业存在的妇女就业歧视、因生育子女而非法解雇女职工或调整工作岗位等方面行为严肃处理;坚持以人为本完善制度保障,提高生育保险,提高女职工生育福利待遇,使女职工生育期间的基本经济收入和医疗需要得到切实保障;建立多元化的社会支持体系,完善母婴基础设施,鼓励大型企业自建托儿所、幼儿园,降低职工抚育成本,规范家政服务业管理办法,减轻职业女性压力。

  “女性在职场上打拼很累,很难做到家庭事业兼顾。”重庆市政协委员、渝中区妇联主席叶梅说,首先是受长期以来“女主内”思想的影响,职业女性地位的提升都相对缓慢;其次生育问题也让女性在发展上受到限制,在某些行业仍存在性别歧视;而在家庭与事业两头兼顾中,职场女性会透支原本可以专注于其他方面的精力。

  叶梅提议,各级政府应当积极营造良好的女性人才工作环境,通过智库建设、专家问诊的方式,让女性人才有更多发挥自身作用的机会。通过“一台一报一网”传统媒体和“两微一端”新媒体,加强法律法规、政策文件和女性人才先进案例宣传,进一步营造尊重妇女、促进女性成长成才的浓厚社会氛围。

  重庆市政协妇联界提案建议加大培训力度,对特定女性群体开展适宜的技能培训和入职辅导,提升工作技能和职业素质,增强就业和再就业能力;搭建服务平台,开展就业帮扶,鼓励各类社会组织开发适合育龄期女性的创业项目;加大重庆市女性创业基金建设力度,推动落实各类妇女创业担保贷款项目,推进女性创业创新示范基地建设,通过资金支持,以及典型示范作用,支持特定女性群体就业创业。

  “母亲角色的心理健康不仅关系到女性自身,还关系家庭乃至整个社会。”叶梅建议着力实施“巾帼健康卫士计划”,完善妇幼卫生服务体系,进一步推动扩大妇女重大疾病救治范围,支持鼓励女性参加体育锻炼,推动为妇女儿童运动提供场所、器材和指导等公共服务,重点关爱产后抑郁等女性心理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