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渡曾是重庆人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 受访者供图轮渡曾是重庆人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 受访者供图

  新华社重庆12月3日电(记者赵宇飞 耿鹏宇)在45岁的重庆人冉文心中,最美好的童年记忆是乘坐着轮渡,到嘉陵江对面的姨妈家中拜年。

  “那时,买一张船票,沿着码头的石头台阶走下去,就能坐着轮渡过江,拿到姨妈准备的压岁钱。”冉文说,令他难忘的是,乘坐轮渡时,微风吹拂在脸上的感觉。

  冉文提到的轮渡,是重庆长江和嘉陵江两岸经营业务的轮船。然而,他已经20多年没坐过轮渡了。“不是我不再喜欢轮渡,而是现在出行方式更方便快捷了,基本用不上轮渡了。”

  作为中国最大的山城,重庆的主城区修建在层层山峦之上。长江和嘉陵江穿城而过,将城区分隔为不同的区域。改革开放之前,主城区只有一座跨江大桥,轮渡曾是重庆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之一。

图为上世纪90年代的轮渡船。受访者供图图为上世纪90年代的轮渡船。受访者供图

  “上世纪80年代,公司共有轮船40艘、航线19条,可通达重庆主城各区和部分沿江乡镇。”重庆市客轮总公司64岁的水手长汤作华说,那时从早上5点到晚上10点,每隔10分钟就发出一班,日均载客量超过10万人次。

  后来,重庆只剩一条客运轮渡航线、两艘轮船,每趟往往只有三五个乘客,甚至经常出现空船往返的情况,作为交通工具的轮渡正在退出历史舞台。

  改革开放40年以来,重庆主城区的长江和嘉陵江上已建成29座跨江大桥,重庆人“走下”了轮渡。数据显示,重庆主城区平均每5公里就有两座跨江大桥,60%左右的市民每天要经过两座以上的桥梁。

  61岁的“老重庆”王达渝感慨地说:“以前我从长江南岸坐轮渡到对岸的工厂上班,遇上大雾天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现在我开车到对岸去看孙子,走长江大桥只需要几分钟就能过江。”

  与此同时,重庆的公路里程也得以快速增长。重庆市交通局的数据显示,改革开放初期,重庆公路里程仅1.5万公里,如今重庆公路总里程已达14万公里,是40年前的9倍多。

轮渡已转型为两江游船,发挥着旅游功能。受访者供图轮渡已转型为两江游船,发挥着旅游功能。受访者供图

  越来越多的重庆人选择更为方便快捷的出行方式。截至2017年底,重庆市汽车保有量达370余万辆,已跻身为中国汽车保有量最大的城市之一。此外,重庆自2005年起已建成开通6条轻轨线路,运营总里程264公里,居中国中西部地区首位。

  “客运轮渡的衰落,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介绍,截至2017年底,重庆经济总量已达到1.95万亿,是20年前的将近13倍;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已达到3.2万元,是20年前的6倍多。

  重庆的轮渡并未淡出人们的视线,而是转型成了两江游船:游客可乘坐着游船,在江面进行40分钟的游览,将重庆主城区两江四岸的美景尽收眼底。“现在,平均每天乘坐游船的外地游客2000多人次,节假日甚至超过2万人次。”汤作华说。

  凭借着颇具特色的山城地貌,重庆已成为中国旅游“网红”城市。《2018年中国旅游城市榜单》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重庆共接待海内外游客5.5亿人次,在全中国的城市中排名前列。

  “我们不会忘记当年乘坐轮渡的日子。”王达渝说,每当外地朋友来访,他都会带着大家乘坐两江游船,边品茶边欣赏美景,给他们讲述重庆人与轮渡的故事。

  “轮渡是重庆人的深刻记忆,不会从重庆人的心灵世界中消失。”易小光说,轮渡还将作为一个特色符号,继续见证着山城重庆的发展步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