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首飞照片 重庆日报记者 万难 摄△5.17首飞照片 重庆日报记者 万难 摄

  8月19日,央视财经频道王牌节目《对话》就“军民融合如何‘融’?”进行了解读,重庆民营航天企业、零壹空间创始人兼CEO舒畅受邀,与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副总经理钱建平、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党组副书记胡爱民等重量级嘉宾,一起探讨了军民融合发展的相关话题。

  作为民营航天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舒畅向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表示,零壹空间发展至今也面临着很多先行先试的痛苦。

  △零壹空间创始人兼CEO舒畅做客亮相央视财经频道节目《对话》  △零壹空间创始人兼CEO舒畅做客亮相央视财经频道节目《对话》

  创业初衷

  从“国家队”辞职自己造火箭

  2018年5月,重庆零壹空间自主研发的小型商用亚轨道火箭,圆满地完成了客户的飞行任务,创造了中国民营商业航天的历史。也意味着在航天领域,民营企业走出了与“国家队”PK的第一步。

  舒畅告诉记者,自己最初在航天科技集团,也就是所谓的“国家队”工作。2015年3月,他在新闻里搜到的一则信息,即要把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一下就把我心里的种子点燃了。”

  一个月后,舒畅从“国家队”辞职,出来自主创业,“我们国家以前是以军工集团为主导的这种产业结构,在怎么把航天技术应用到更好地改变人们的生活这些方面,其实存在很多机遇的。”

  融合之惑

  既是机遇,也有先行者的痛苦

  正如舒畅所说,作为第一个营业执照上写着运载火箭的民营企业,零壹空间也遇到了很多先行先试的痛苦。“真正踏入这个行业以后,我们发现政策上还有很多不完备的地方,比如保密资质。”

  舒畅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由于火箭是类军品管理的,需要有保密资质,可是这个资质要求公司必须成立三年以上,“为了这事,我们找保密局沟通了很久,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今年5月份,“重庆两江之星”首飞成功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其实在首飞前几天,我们接到了很多电话。毕竟火箭发射到底该履行一个什么样的流程,取得什么样的资质,你得说清楚,这个过程中就涉及到很多以前没有的流程。”

  舒畅直言,军民融合的投入很快,但是有一些政策法规可能还没有跟得上,“这既是我们的时代机遇,也面临着很多先行先试的痛苦。”

  直面竞争

  不需要“国家队”来扶持成长

  节目中,北京华帮科技有限公司CEO祁永强提出,认为“国家队”作为“大哥”应该对民营企业这些“弟弟妹妹”给予帮助和扶持。但舒畅却婉拒的这个好意。

  舒畅认为,民营企业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环境。“我是非常相信市场经济的一代人,所谓的市场经济,实际上是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大家都去竞争。”

  在舒畅看来,随着军民融合发展,以后不会再区分“国家队”还是民营企业,对于客户来说,只要产品好就能去竞标,拿到订单。“从这个角度来说,民营企业要的是公平的环境,而不是更多的扶持。如果说你是要扶持成长的,那么你又回到原来的体系,只是换了一个主体,不是‘爸爸’来帮你,是‘哥哥’来帮你,我觉得这个是不对的。”

  谈到面临的竞争,舒畅也充满了信心,“‘国家队’主要是给像咱们北斗,这些大的国家的卫星来提供发射服务,我们这个火箭主要针对现在商业市场上,现在有几十家的民营企业开始做卫星了,那么我们就是要把他们的卫星,更好、更快、更可靠地送上天。”

  回应质疑

  我们的火箭就是“拼出来”的

  从辞职创业,到火箭首飞成功,零壹空间花了三年时间,期间也遭遇了很多质疑。“说实话,公司刚成立就各种被质疑,还有网友调侃说‘你咋不上天呢?’,结果现在我们造的火箭真的上天了。”

  舒畅透露,即使今年5月份“重庆两江之星”完成首飞后,仍然也有一些质疑声,认为零壹空间的火箭是拼起来的。对此,舒畅也正面进行了回应:“做火箭是一个总体技术,就是要集成各方面的产品,才能把这个庞然大物送上天,本身就是要拼的。但拼的过程中,我们自己掌握了总体设计技术,火箭长什么样是我们设计的;火箭上的关键电子产品完全是我们团队自主开发的,连发动机都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所以说,这个‘拼出来’的东西,自主知识产权的含量还是很高的。”

  对于民营火箭未来的用途,舒畅也脑洞大开展开联想,“每个人都坐过飞机,飞机的速度大概是0.8倍的音速,火箭最快的速度是20倍音速。也就是说,如果以后火箭能载人飞行的话,从纽约到上海只需要40分钟。”

  说到兴起处,舒畅还透露了第二枚火箭的发射地,在甘肃酒泉。 

  新闻多一点>>

  大咖观点

  重庆零壹空间展现了一个很好的军民融合案例

  作为发射中国首枚民营火箭的企业,重庆零壹空间的发展也受到了军民融合领域的专家和大咖们好评。

  《对话》特邀评论员宋晓军表示,重庆零壹空间展现了一个很好的军民融合的方式。“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面临的困难是必然的。其实有些政策、法规,包括有些规定,是你撞门槛儿撞出来的。你只能是不断地撞,撞完之后形成了这样的一套机制。”宋晓军说,零壹空间的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军民融合的案例。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党组副书记胡爱民也直言,看到零壹空间的发展,感受到年轻人的后生可畏,也感受到民营企业的激情与活力,“这些都是我们国有企业要学习的一些地方。”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王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