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眼-重庆广电消息,重庆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市水利局副局长卢峰,在接受重庆广电第1眼新闻客户端专访时表示,此次重庆过境洪峰十分迅猛,涪江上游洪水为五十年一遇,嘉陵江上游洪水则为百年一遇。但洪峰进入重庆境内之后,力度却都被大大削减。例如涪江进入潼南境内消解为20年一遇,而嘉陵江进入合川则消解为10年一遇,长江洪峰在主城也仅仅只是达到了5年一遇。可以说,尽管防洪形势十分严峻,但是越到下游反而防洪的级别越低。

  卢峰介绍说,(嘉陵江)亭子口水库汛期水位已经达到了100年一遇,它入库的流量达24000立方米/秒,于是便提前预泄一部分,腾出库容。此外草街水库也提前两天进行预泄,下泄水位达到了4米,提前腾空库容拦截洪水。另外就是把嘉陵江上游武都水库的下泄的流量从6000立方米/秒控制到1000立方米/秒,延缓洪水下泄的时间。从而通过这种控泄、预泄、拦截还有错峰等方式,把洪水对重庆主城的危害降低到最小。

  其实,《第1眼专访》对于卢峰的采访申请,早在两天以前就已经提出。但是他都连续辗转于黔江、潼南、合川、北碚等水情最为严重的地区,直到追着洪峰回到主城,随着应急响应的等级逐步降低,紧绷的神经才略为放松。卢峰表示,此次洪峰重庆之所以可以实现可防可控,这主要得益于国家防总、长江防总、四川防指,还有重庆市防指,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水库群联合调度。而这场联合调度的计划,则来自于2014年重庆抗击乌江流域洪峰时所积累下的经验。那就是对洪峰提早做好防控预案,利用多项手段,通过调度各流域的水利设施对洪峰进行有效地拦截和调节。

  卢峰表示,此次洪灾全市转移接近10万人,都是通过运用洪水风险图提前预判,再把这个预判结果交给每一个受影响的区县,根据他们的实际状况,进行转移。比如说要影响哪些区域,要淹没多少农田,要危害多少的基础设施,就把这些预警工作尽量提前,尽可能减少人民群众的财产损失。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有发生一起人员的死伤事故。因此,这次突如其来的洪魔,对重庆来说应该是一次有益地尝试。通过这次尝试,我们发现这种方案是可行的,是有效的,是能够很好地减轻对下游洪灾的损失。下一步我们还要根据实践,进一步完善调度方案。

  第1眼-重庆广电记者 张嘉 陈善培 连新民

  原标题:第1眼专访:百年一遇洪水不可怕 水库群联合调度有效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