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洞者:

  重庆姑娘刘佳是重庆洞穴探险队副队长,洞穴探索的佼佼者

  ○14年来:

  她已探索过近千个洞穴,就连地质队也会时常跟他们合作

  ○她希望:

  未来国内的探洞水平越来越高,能在人们需要时发挥力量

  这几天,泰国清莱的这一场生死营救,让全世界目光都集中到了一个洞穴内。那个让少年足球队被困大半个月、曾让各国顶尖救援专家都束手无策的洞穴,在重庆姑娘刘佳看来,黑暗、神秘、不可捉摸,却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其实,在我们身边也有一群人像刘佳一样,他们最大的爱好,就是探索形形色色的洞穴。他们被称为“探洞者”。而作为重庆洞穴探险队副队长,刘佳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探洞近千

  享受探索“地球秘境”的快感

  刘佳清秀,素面朝天,身穿一件印有蝙蝠图案的T恤,那是洞穴里最常见的生物。一说起洞穴,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孩眼睛立即放出光亮。“就是发自内心喜欢,久了不去会想念。”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她就没有间断过对洞穴的探索。14年来,她已探过近千个洞,在国内探洞者中的资历能排到前几位。

  去年,她探了53个洞。今年上半年,已探了25个。

  “当你的视野只能局限在前方头灯照亮的一小块区域时,你就被迫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任务上。其他任何东西都微不足道,只有下一步、下一个动作才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探洞的魅力。”她特别享受置身于极致的黑暗中,穿梭于冰冷的岩石间,神经高度紧张,专注做事,最后见到光亮,瞬间释放的感觉。

  在刘佳看来,洞穴和海沟,是地球上仅存的秘境,人类暂时未知的角落。“其他地貌都能通过卫星探寻它们的踪迹和细节,而洞穴,只有当你走进去,才知道里面有什么。”

  机缘巧合

  她将探洞玩出科学玩出成果

  我国现代洞穴探险近2000年左右才起步,真正的探洞者不超过100人。出乎意料的,最早探洞的竟是中国人徐霞客,400多年前他便开始寻找鲜为人知的洞中奇景。刘佳说,外国探洞者都知道“徐霞客”这个名字,也是全世界公认的探洞者鼻祖。他先后考察了300多个洞穴,并在《徐霞客游记》中有详细描述。

  重庆的探洞技术大多是学习于英国、法国探洞专家。2001年,英法探险队到武隆探洞,作为感谢和国际交流,教授当时的户外爱好者探洞技术,这时重庆才算涉足洞穴探险。原本从事会计工作的刘佳偶然接触后便上了瘾。最初探洞如同春游,一群人一窝蜂钻进去走一通,出来后聚餐聊天。她曾以为探洞就是好玩儿,谁知越到后面越危险,越来越严肃,但同时也充满挑战和乐趣。

  “真正的探洞,是应该有成果的。”现在,刘佳每探完一个洞,都会写探洞笔记,保存好所有测量图、照片、3D图形、探测报告,作为探洞成果。这些资料主要是自己收藏,当地政府需要时也会找到他们。

  刘佳发现,探洞涉及的学科广泛,越深入,需要学习的东西越多。就好像一个深邃的洞,永远走不到尽头。除技术之外,还必须掌握地质、水文、生物知识、洞穴测量,学习使用各类测量软件、AI编辑绘图软件等。“比如我们看见有些长在洞口的钟乳石是弯曲的,就会立即想到,哦,那是因为钟乳石属于滴水沉积,因为长期有风在吹,沉积跟随风向弯曲,于是能判断出当初洞穴生成时风的走向。”地质队会时常跟洞穴探险队进行合作,带他们进洞进行科考。刘佳也曾培训过重庆地质队的十多位队员,教他们下到数百米的崖壁探洞。另外,洞穴探险队队员还多次义务下到竖洞,将不慎掉进洞的伤者救起来。

  创造历史

  她创造国内探洞垂直深度纪录

  现在只要观察洞穴所在大环境和洞口位置,刘佳就会对洞的容积和长度有基本判断。在洞里,也能根据四周状况大致判断出前方地形和走向。

  身为洞穴探险者,她很庆幸家在重庆。因为家乡的洞太多了!刘佳介绍说,重庆山多,喀斯特沉积丰富,石灰岩层很厚,国内最深的竖洞前三名都分布在重庆。

  贵州一位知名地质研究专家曾对她说,原以为国内最深的竖洞在贵州,因为属于高原,雨量又多。后来才发现,洞穴深度是由切割地貌起决定因素,重庆是切割最深的区域,因此出现了最大、最深的竖洞。

  目前国内最深的竖洞是武隆县桐梓镇天星乡的气坑洞,有1020米。天星乡还有一个庞大的竖洞群,目前已发现的竖洞就有108个,都是英国人探出来的。第二深的竖洞是涪陵万丈坑,她和队友们创造了国内探洞垂直深度841米的最高纪录。也是中国竖洞深度前5位中唯一一个完全由中国人自己探出来的,打破了我国竖洞前几名多年来被外国人主导探测的历史。

  值得一提的还有奉节瓮坑天坑地缝,这个洞包括了200米深的天坑和底部一条巨大的暗河,需要先下降200米到天坑底部,再从地下暗河的源头出发,向下游探索。英国队曾用了近6年时间,4次来重庆探测这条暗河,但由于难度太大,始终没有探完。最后一次探测,英国队长遗憾地说,“看来这个谜底,只能留给中国人解开了。”去年11月到今年2月,刘佳和队友们在奉节天坑的两次探测中,将这个探测长度又推进了800米。由于暗河季节性强,水量大,她准备今年11月以后再去继续探索。对探洞者来说,原则上不探别人探过的洞。因此,刘佳也希望国内的洞,更多由咱们中国人自己探出来。

  危险随身

  她在探洞中多次与死神擦肩

  全球最危险的五大极限运动,洞穴探险就排在其中。甚至保险公司都会把探洞列入免责条款。

  一次在四川江油探洞时,刘佳遭遇了地震。前方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响,感觉山崩地裂,一股非常明显的震感由远及近。在头灯光束的照射下,只见空旷黑暗的洞厅扬起巨大的黄色尘土,将队员们包裹住,洞顶不断有石块滚下来。前方洞道“轰”的一声垮塌,刘佳惊出一身冷汗,若是再早出发一点,或许就被埋在下面了。

  刘佳在探涪陵万丈坑时,从竖洞顺绳下降,上面的队友不慎将岩石踩落,幸好及时喊了一声“当心!”刘佳正吊在600米深的半空中,听到叫喊马上抓住岩壁,迅速往里靠,刚稍稍偏过头,只听见石块从耳边呼啸而过,径直砸在肩膀上,裂开一条大口,鲜血直流。那个位置,只差几厘米就砸到太阳穴。

  刘佳说,专业的系统培训,能积累经验和技术,避免探洞时的主观失误,比如迷路、失温、跌落和暗河溺水,然而客观的不确定因素依然不可避免,比如自然落石、洞穴里缺氧、有毒生物等。每次探洞前,刘佳必定先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告知去向,出洞后报一个平安。

  跨越国界

  她会去日本德国等国家探洞

  刘佳探洞的范围不仅仅在国内。由于经纬度不同,洞的形态也各不相同,所以她还会去日本、德国等探洞。

  每个国家的洞特点不一样。比如岛国日本,洞穴主要呈裂隙状发育,洞道狭窄,很多时候探洞者需要匍匐前进。不像是国内特别是重庆、贵州地区,很多洞内空间大得能开车进去。

  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国外洞穴的干净。如果洞太深,探洞者在洞内过夜是常事,需要寻找有水源、平整、无落石的地方搭建营地。离开时,不仅打包带走垃圾,英国人会将大便密封后带出,日本人连小便也要求带出,于是队员们就使用能让液体固化的化学剂,凝固后带出,有时候则是用矿泉水瓶。

  在国内探洞时,通常是寻找固定地方大小便,但刘佳也在慢慢形成习惯,向英国和日本探洞者学习这样的做法。“虽然是要麻烦一些,但这是中国探洞者需要战胜自己的。”

  采访接近尾声时,刘佳接到了一个村民打来的电话,“南川有个很深的洞,麻烦你们来一趟哦。”老乡在电话那头充满期盼地说。她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这些洞只有老一辈人进去过,有各类传说,村民们很想知道洞里到底有什么,于是找到了探洞者。

  新闻多一点>>

  被困洞穴18天

  泰少年足球队全部获救

  国际足联邀其看世界杯决赛

  “奇迹!”

  据俄罗斯卫星网7月10日报道,泰国被困岩洞内的最后一名少年和教练已被救出。

  至此,泰国清莱府岩洞被困12名“野猪”少年足球队员及教练均已被救出。距离他们6月23日被困已过了17天,在泰国政府及世界各国救援队的共同努力下,他们在第18天全部获救。

  在遥远的俄罗斯,参加世界杯的各国球队及球员们,也在关注着救援的进展。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表示,将邀请泰国12名被困的足球少年前往莫斯科观看世界杯决赛。

  因凡蒂诺通过社交网站说,希望我们的支持能给他们带来些许平静并帮助他们在这困难时期更加勇敢。如果像我们所期望的那样,他们在近期能与家人团聚并且他们的健康情况允许他们旅行,则国际足联将很高兴邀请他们作为客人,观看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杯决赛。“希望他们能加入我们”。

  ▲释疑营救

  这是一场

  用生命进行的拯救

  重庆洞穴探险队副队长刘佳看到报道,孩子们所在位置离洞口有2公里多。“普通人对这个长度可能没有概念,但在洞中已是属于漫长的距离。”况且这次孩子们所在位置是在洞的最深处,有水淹没。“这个洞穴充满水后,环境地形变得加倍复杂和危险,这次真正是用生命在进行拯救。”

  刘佳说,以前国外也发生过多起类似事件。有的是从山顶钻洞的方式把人救出去。但此次的洞穴更复杂,专家对山顶探测过,有800多米深,钻孔方案难度大,还可能导致山体坍塌。最难通过的就是数段被水完全淹没的洞道,这就涉及到洞潜。

  在刘佳看来,洞潜是探洞界,同时也是潜水界的最高难度,危险性也最高。一旦洞潜时发生事故,那么多半会造成死亡。就像在营救中,前海豹突击队队员就是在通过这一段洞穴区域后,因氧气不足而死亡。

  对于参与营救的人员,刘佳充满了敬意,她也希望,未来国内的探洞水平越来越高,能在人们需要时发挥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