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密码、断电、断网、断零花钱……两年多时间里,因为“网瘾”,14岁的肖明(化名)和年过四十的父母一直激烈地对抗着——不让玩游戏就不上学,不让玩游戏就“宅”家里……想尽各种办法之后,肖明父母决定,将孩子送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

  好好地玩个游戏不见得是坏事,但“游戏成瘾”不是一件小事!今年6月19日,“游戏成瘾”(也称“游戏障碍”)被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定义为一种精神疾病,纳入医疗体系中。

  重医附一院精神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况利介绍,不能简单地把“爱玩游戏”等同于“游戏成瘾”,最重要的是看它是否对社会功能造成影响。另外,“游戏成瘾”只能代表一种行为表现,不能作为疾病的诊断,但仍须精神科医生结合详细的精神检查做出评估和诊断。

  新版《国际疾病分类》

  “游戏成瘾”被列为精神疾病

  6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最新一版的《国际疾病分类》(ICD-11),其中最受关注的一个举措是,把“游戏成瘾”(Gaming disorder,也称“游戏障碍”)正式列入精神疾病,纳入医疗体系中。

  事实上,今年年初,世界卫生组织便已经宣布,将会在发布的第11次修订版《国际疾病分类》(ICD-11)的分类目录中加入“游戏成瘾”,并将其归为精神与行为类疾病。

  世卫组织把“游戏成瘾”列为一种正式的疾病,并划定了其症状特征:

  1。无法控制地打电玩(频率、强度、打电玩的长度都要纳入考量);

  2。越来越频繁地将电玩置于其他生活兴趣之前;

  3。即使有负面后果也持续或增加打电玩的时间。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对诊断“游戏成瘾”的条件也非常严格,当事人的行为模式必须足够严重,而且已经造成个人、家庭、社会、教育、工作或其他重要方面的重大损害,并通常持续至少12个月才能确诊。

  2013年引入“互联网游戏障碍”

  “游戏障碍”并非首次提出

  对于这一发布,网友们顿时炸开了锅。有网友说,“电竞赛堪忧了,赢了是电子竞技,输了是精神疾病。”也有网友表示:“同意,这是病,得治!”

  就爱玩个游戏,怎么就成了“精神病”呢?况利介绍,事实上,“游戏障碍”并非首次提出。2013年5月,美国精神病学学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发布的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就引入了“互联网游戏障碍”(Internet gaming disorder)这一概念。但当时,美国精神病学学会将“互联网游戏障碍”归类为“尚待进一步研究”。

  美国精神病学学会列出了9种症状,满足其中5项,才能诊断为“互联网游戏障碍”:

  1。完全专注游戏;

  2。停止游戏时,出现难受、焦虑、易怒等症状;

  3。玩游戏时间逐渐增多;

  4。无法减少游戏时间,无法戒掉游戏;

  5。放弃其他活动,对之前的其他爱好失去兴趣;

  6。即使了解游戏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仍然专注游戏;

  7。向家人或他人隐瞒自己玩游戏时间;

  8。通过玩游戏缓解负面情绪,如罪恶感、绝望感等;

  9。因为游戏而丧失或可能丧失工作和社交。

  “爱玩游戏”≠“游戏成瘾”

  影响社会功能是关键

  况利教授介绍,很显然,“爱玩游戏”≠“游戏成瘾”(游戏障碍)。相反,有的人玩游戏出色,是天才少年,“成瘾”一定是对社会功能造成了影响。而“游戏成瘾”,最重要的是看它是否对社会功能造成影响,在一定的时间,持续一年以上,由于自身对游戏失去控制力,持续或者反复地进行游戏,不再关注其他的兴趣和活动(比如学生不学习了、工人不工作了),不进行正常的家庭活动,而是整天“沉溺”于游戏。甚至,有的人对社会造成了伤害……

  况利教授介绍,在重医附一院精神科,类似案例有很多,男孩子更多见一些,通常都是父母带着孩子来咨询,说孩子不让玩游戏就不上学,天天“宅”在家里玩游戏,而时间一般都在一年上,有的甚至好几年了。

  14岁的肖明(化名)就是况利教授的一名患者。肖明从小就爱玩游戏,但刚开始时,家里人觉得孩子学习还能应付,也没太控制,但念初中后,随着学习压力的增大,肖明开始感觉力不从心,父母也不再同意他玩游戏。但肖明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

  “父母开始设密码,他就想尽各种办法破解密码;然后是断电、断网,他就寻找机会到外面玩游戏;父母最后只好断零花钱,他就拒绝去学校。不上网,也不念书,最后,这个孩子抑郁了!”况利教授介绍,大多数孩子在小学时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但到了初中,特别是到了初二、初三年级,年龄增长,学习压力增加,他们往往难以应付中考,问题就表现得突出起来,变得畏惧学习,不敢去学校。另一方面,学习压力增大,这类孩子又只能依靠游戏来缓解压力。

  不能作为疾病的诊断

  “游戏成瘾”只是一种行为

  况利教授认为,首先“游戏成瘾”是一种心理依赖,人们通过这种行为,呈现内心的需要。因此,不能随便对一种行为扣上一个“精神病”的帽子,行为只是一种内心世界的呈现,只能代表一种行为表现,而不能作为疾病的诊断。“也就是说,它也许是精神疾病的行为表现,也许不是疾病。”况利教授说,“游戏成瘾”只能是一个疾病的症状和表现形式。

  明确是否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需要精神科医生结合详细的精神检查,和家属提供的病案病史,包括学习、生活、工作等社会功能影响的资料,综合起来才能加以评估,做出诊断。本报记者 顾小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