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在白乐天吃火锅 资料图市民在白乐天吃火锅 资料图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 侯佳

  6月6日,看看新闻Knews爆出消息,重庆白乐天毛肚火锅馆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相关规定,重庆市工商局渝中区分局已责令该火锅企业限期拆除全国所有门店的“重庆第一家火锅”的店招、牌匾。

  商报记者向该局核实,该局有关人士表示以上消息不属实。目前,渝中区工商分局针对白乐天涉嫌违反广告法的举报已立案,但仍处于调查阶段,并未做出任何行政决定。

  余勇: 广告词来源能找到历史佐证

  自日前爆出市民投诉白乐天对外宣称是“重庆火锅第一家”“火锅始祖”,涉嫌广告违法之后,谁是火锅始祖一直牵动着市场目光。6日晚,当事人白乐天老板余勇首次回应本次事件。

  “之前一直想等工商调查结果出来后再做回应,没想到风波不止。”余勇认为,有必要说明一下情况。

  余勇称,白乐天起于1921年,毁于1939年重庆大轰炸。2014年由重庆汇源火锅研究所所长、奇火锅董事长余勇带领团队恢复重建。

  他说,2013年出版的《火锅中的重庆》可以佐证,1949年2月24日出版的《南京晚报》第四版上刊发的《毛肚火锅流源》中记载,“民国十年以后重庆有了第一家毛肚馆仍然开设在较场坝,名叫‘白乐天’”。

  这本书,书稿由重庆市烹饪泰斗张正雄、餐饮行业协会会长刘英、火锅协会会长李德建等专家多次审稿。

  最终由重庆市商委出品,所以说白乐天是有详细文献记载的第一家火锅。

  另外,第一家白乐天是在2014年8月25日恢复重建的,距《火锅中的重庆》出版一年,这本书很畅销,但当时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

  “如今,白乐天生意好了,四年来,在重庆8家门店,在全国有20多家门店。”余勇表示,很多人都盯着重庆第一家火锅的名头。却看不到我在背后付出的努力。经营一家品牌火锅馆没有那么简单,味道、菜品、理念一样不能少。比如仅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就投入了上百万元。

  “希望大家能看到,恢复重建的白乐天品牌,对行业的贡献,对城市文化复兴的意义。”余勇称,至于目前有人投诉他涉嫌广告违法,相信时间会给他以及关注此事的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业界:

  火锅始祖不是哪一家说了就算

  其实在2年前,火锅始祖之争便已摆在台面上。

  当年,随着电影《火锅英雄》上映,业内大佬们纷纷借势。其中,白乐天毛肚火锅馆打着“重庆第一家火锅”“重庆火锅始祖”的旗号,红遍朋友圈。但这个“始祖”的说法,引来业内人士不满。原锅锅筵水八块老火锅老板朱江渝表示:“没有任何一个品牌可以说它是重庆火锅的始祖,其他重庆火锅都是徒子徒孙?它(白乐天)能代表重庆火锅的形象?这显然不合适。”

  苏大姐火锅创始人苏兴蓉表示,始祖不好定,但如果经历了漫长岁月,老字号是检验标准。更多火锅老板表示,都是炒作,没必要当真。

  业界认为,始祖之争本质是营销资源的争夺。重庆本地火锅市场已经饱和,外地市场对重庆火锅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对于外地加盟者而言,如何从海量品牌中找出一家来,营销资源就成为宣传的利器,而重庆火锅始祖是一个不错资源,有利于品牌文化建设和输出。

  当然,重庆火锅的始祖是谁,不是哪一家说了就算,这需要专家大量的考证,要经得起推敲。

  市民:

  不要把更多心思花在营销上

  此次火锅始祖、重庆第一家火锅之争,不仅吸引了业界目光,吃货们也被各类消息刷屏。他们对此的态度又是什么?

  家住九龙坡区的施小姐表示,白乐天刚开业时就说是重庆第一家火锅馆,作为重庆火锅的粉丝,耿小姐当天去试了,结果晚上9点多了还有人在排队,这个名头还是能吸引消费者的,但是否会重复消费就要看味道了。

  在江北上班的彭先生则表示,始祖之争对消费者而言真的没必要。现在各种花式营销太多,味道好不好、菜品是否新鲜才是关键。他表示,越来多的火锅老板愿意在就餐环境、营销上花更多心思,而忽略了管理、服务和味道。

  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市民普遍对火锅始祖之争并不关注,消费火锅产品带来的良好体验才是其关心的重点。

  ■链接

  多名大佬将参加

  火锅协会会长竞选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重庆市火锅协会将于下周改选会长,余勇、何永智、曾清华为会长候选人。

  对此次事件,重庆市火锅协会相关负责表示,在工商未调查出结果时,协会不便发声。“协会提倡全市火锅企业展开公开、公平的市场竞争,反对不正当竞争行为。会积极配合政府相关部门处理好白乐天此次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