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消息,在距离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东北方直线距离24公里的统景导航台,涂勋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看似枯燥的值守工作,守护重庆空中北大门。

  若非两根并排高耸的天线,统景导航台看不出和其他村户院落的差别。位于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东北方直线距离24公里处的这座普通院子,通过无线电不间断向空中发射莫斯代码,为往来的飞机提供导航信号。新华网 李相博 摄

  1998年,通讯兵转业到地方的涂勋兵,开始成为统景导航台的机务员。在远离喧嚣,宁静的村落里,涂勋兵重复着看似机械枯燥的检查工作,却丝毫不敢松懈。新华网 李相博 摄

  由于站台属性的要求,导航台所处位置较高,涂勋兵刚进台的时候,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有限的空调只能安装在机房确保设备运行正常,遇到夏季高温屋里闷热难以入睡,便睡在洒了水的露天坝子上。慢慢地条件才有了改善,图中原本盖在蓄水井上的盖子,也被弃用了。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涂勋兵和另外的两名同事轮流值守,每天都要雷打不动对导航设备以及应急电源、发电机等附属设备进行四次日常检查。“设备只能保证100%正常,99%都不行”。新华网 李相博 摄

  在机房旁边的小屋里,安放有一张简易的小床,遇到春运保障等重大任务时,涂勋兵则24小时值守在机房,确保运行设备以及备用设备的万无一失。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机房设备跳转的计时器,成了涂勋兵工作的客观见证。转眼间,涂勋兵在统景导航台已经工作20年。常常万家团圆时,他却孤身坚守保障重庆空中北大门的安全,唯一的陪伴,就是设备以固定频率发出的信号声响。新华网 李相博 摄

  “这地方,如果只待几天可能会觉得新鲜,但久了还是很考耐心。”涂勋兵说道,前几年,导航台对面的居住区陆续搬离,周边环境显得更为孤寂。涂勋兵有时会绕着院子围墙散步,用这简单的方式打发孤独。新华网 李相博 摄

  半年前,涂勋兵的同事把一条金毛犬带到了导航台,成了涂勋兵和同事们的新伙伴,也让寂静的导航台,多了一个声响。新华网 李相博 摄

  随着越来越多新技术的应用,依靠统景导航台进行导航,早已不是唯一可用的导航方式。即便如此,涂勋兵依然会用百分百的认真去坚守,正如他所说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会用到,也依然要百分之百地做好。”新华网 李相博 摄

  原标题:守护重庆空中北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