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麻将理论与实战打法》一书出版,这本书的作者究竟是何方“赌神”?原来,这本书的作者是重庆南方翻译学院的教授朱扬。

  这不是他出版的第一本关于麻将的书,此前,他所著的《成都麻将高级打法》迎来第四次再版,除了书“卖断货”,各地书迷还来到他工作的南方翻译学院,想要找他“取麻将经”,此外,他还成了凤凰卫视麻将文化的特约评论员。

  这一次,他把自己工作中的学术理论研究融入麻将竞技中,打麻将如何才能“常胜不败”?今(8)日,记者来到南方翻译学院,向朱教授“取经”。

 朱教授向记者展示自己新书中的“麻将战术” 朱教授向记者展示自己新书中的“麻将战术”

  将学术成果融入麻将

  在学校管理学院办公室,记者见到了朱教授,他正在翻看书迷在QQ和微信上给自己的留言,今年62岁的他笑容爽朗,看上去依然十分年轻。

  在学校,朱教授从事经济管理学研究,他告诉记者,因为上一本麻将书籍受到读者的热捧和好评,从去年起,他便开始构思这本《麻将理论与实战打法》,相比第一本的浅显易懂,他在这一本书中融入了更多专业知识,自己还构建了一套“麻将学术体系”,在如何打赢麻将中,融入了学术中的“机会数理论”“概率论”等研究成果。

  三次蝉联重庆麻将竞技比赛冠军的朱教授说,要把麻将“吃透”,就必须从学术的角度入手:“无学术,不麻将。”

  看麻将教授的“战术”

  记者在朱教授的书迷交流QQ群和微信群上看到,朱教授因此前出版系列麻将书籍,均从理论和实战的专业性角度来研究,被书迷们誉为研究麻将的第一人。

  那么,这一次出版的新书,又是如何将学术和麻将融合在一起呢?朱教授向记者展示,如何将学术运用在麻将战术中。

  • 战术1:麻将概率学

  依据放炮自摸的概率推算打哪张牌

  朱教授说,要打好麻将,必须要学会推理,推算别人的牌,对方是赢哪张牌,哪张牌打出去会放炮和点杠,都要心中有数。

  如何将概率学运用在打麻将中呢?朱教授举了个简单的例子,自己蝉联麻将竞技比赛冠军后,有不少麻将爱好者找自己“挑战”。“我记得有一次和别人对战时,有一家打出一张二条,我的对家出现了明显的迟疑神态。这就表示,他的手中至少有一对二条,他在犹豫要不要碰,但碰了会改变他的牌型。”

  朱教授称,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根据对方打出的牌和不要的牌,就可以大致推算去对方的牌型。从而来判断自己哪张牌容易“放炮”。“很多书迷说不善于‘换叫’,但麻将一定要善于‘换叫’,通过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胡牌的几率,也可以让对方猜不透自己的牌型。”

  • 战术2:麻将博彩学

  培养正确的打麻将输赢心态

  “很多打麻将的朋友都会有一种惯性,如果赢了,就总觉得自己手气好,赢了之后还越做越大,最后一把就输光。而有的人输了之后就会产生‘破罐子破摔’的心理,这样的心态更赢不回来。”

  朱教授说,培养正确的打麻将输赢心态,便和博彩学有关。“如果手气好,之前就赢了不少局,之后的牌局就要走稳打稳扎的风格,不要再一心想做大,胡个小牌即可,最后也能保持赢面。前面输得多的,也不要因为输牌而自暴自弃,之前输的牌局,和后来的牌局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把之前输牌带来的不好影响一直放在牌局中,只会影响自己的发挥,让自己输得更多。”

  • 战术3:麻将心理学

  实战中要学会用“欺骗战术”

  朱教授称,打麻将,也要讲究气场,就像香港电影中主角一坐下来,就会让其他的人感觉到“震慑”。“我和朋友打麻将的时候,我一坐下来,他们就会感受到压力。”朱教授说,想在麻将中常胜,就要培养自己稳定强大的气场,给予对手压力,让对手感到紧张,增加自己赢牌的机会。

  除了用气场制造压力,还不能让对方看透自己的牌型。“我记得在一次比赛中,我有三张发,后来摸牌中又摸到了一张,大多数人都觉得可以暗杠,但我偏偏把这张发打了出去。”朱教授说,自己起手牌很好,打算做一个大番,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没必要因为贪一番而暴露了自己的牌型,让对方误以为自己不要发,也提高了对方放炮的概率。

  心愿>>>

  希望麻将作为国粹发扬光大,而非赌博工具

  朱教授告诉记者,新书1月出版以来,也在自己的书迷中获得热捧,为此,又有不少网友来加自己QQ和微信好友,但多数书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快教我怎么赢钱”。碰到这样的书迷,朱教授一律拉黑。“麻将是我们国家的国粹,有自己的文化底蕴,本身竞技色彩浓厚,而应该视为有益身心的竞技运动,不应该仅被视为‘赌博工具’。”

  自从1998年,国家体育总局认证麻将成为第254项体育项目后,如今已有20年。但令朱教授揪心的是,他认为我国麻将文化并没有得到更好发展和保护。“麻将是最受大众喜爱的特色竞技运动,我们应该向其他运动一样对其保护,也希望有更多像我一样喜欢研究麻将的,对麻将文化感兴趣的人士参与到麻将研究中,让我们中国的国粹发扬到海外,成为我国特色的名片之一。”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郝树静 实习生 王紫璇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