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结业的学员即将结业的学员

  在山城重庆,传统的警车因体积受限,在紧急处理道路拥堵或交通事故时,优势并不明显。这时,就需要灵活机动的摩托车骑警往来于堵点之间、穿梭于车流之中,处理各类状况。

  随着巡逻重心由“传统警车”往“骑警”转移,“渝警骁骑”应运而生。骁骑,意为骁勇善战之骑兵。“渝警骁骑”骑手107人,所在战阵为山城各交通要道,对阵之敌为路上的各类突发状况。

  近日,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专访渝警骁骑总教头——张辛,了解到了这支队伍背后的故事。

  一辆摩托车重350公斤

 总教头张辛指导训练 总教头张辛指导训练

  张辛,36岁,语气低沉,步伐沉着,小眼睛闪着精光,是骑警队伍中的老前辈了。

  2011年,张辛参加了市公安局组织的第一批专业摩托车驾驶培训,这批人中还在从事摩托车勤务工作的,数他年龄最大。2016年,张辛前往公安部参加警务实战培训,成为公安部交警系统警务实战教官。

  当“渝警骁骑”准备组建时,张辛便被托付“牵头组织训练工作”的任务。谈起这段往事,张辛说:“累!当时头都大了!”

 骁骑上路执行任务 骁骑上路执行任务

  新队伍的组建可谓千头万绪,光是从理论科目到实战操作科目的所有训练,就要张辛结合重庆道路的实际情况和骁骑的装备来制定。

  由于任务需要,“渝警骁骑”侧重列装大排量(排量高于250CC)摩托车,有650CC的,甚至有850CC的。这样的决定,打破了重庆以往摩托骑警装备的惯例。其中,850CC的警用摩托光是重量便有350公斤,0.7吨的大家伙。这也意味着在训练中的风险比以往高一些,骑着350公斤的摩托车,在绕桩和转弯时如果不小心翻了,可能导致全车重量压在骑手的一条腿上。在高速急停时如果刹车节奏没把握好,轻则翻车,重则直接将骑手甩出去。

  针对这些风险,张辛决定首先向所有学员强调“安全第一”。在理论科目里结合自己的驾驶经验,列出各种驾驶中的注意事项和突发情况应急处理预案。

  新学员第一课:扶车

骁骑训练初始,摔倒是家常便饭骁骑训练初始,摔倒是家常便饭

  “渝警骁骑”的成员,既要有过硬的驾驶技术,又要有丰富的道路执法经验。所以参训人员中,有一些不会骑摩托车,但道路执法经验丰富的学员。张辛要对他们从最基础的东西教起,第一课就是“扶车”。

  350公斤的摩托车,如果没有掌握技巧,一个人是无法将其从地上扶起来的。在让新学员配合抬了一轮车后,张辛教授了处理这种情况的办法:一手抓住车辆前保险杠,一手抓住后货架,双腿蹬地、腰部斜向上发力。用腿力、腰力将摩托车从地上拉起来,而不是靠手劲儿。

  新练法巧破学员胆

骁骑场地训练绕桩骁骑场地训练绕桩

  对张辛来说,这些有明确操作技巧的技能并不难。难的是“破胆”和“人车合一”。张辛说:“这得凭感觉,看天分。”他相信“摩托车驾驶天赋”的说法。

  按道路不同,骁骑有发生警情后3-8分钟内赶到现场的要求,这也就催生出了训练中最难也最危险的两项:高速行驶中的急停、转向和在拥堵路面快速穿插行进。这是以前重庆骑警训练里没有侧重的。

  张辛说,开小车,时速60公里甚至80公里也不觉得有多快。只因人可后倾,轻松、视野宽广,而且前面有个挡风玻璃遮风挡雨。在高速路上哪怕时速开到100公里也没什么压力。摩托车就不同了,人伏在车上要随时注意保持重心维持稳定,还要打起十二分注意观察路面情况——高速行驶下的摩托车哪怕轧过一个小坑、小石头都是很危险的,同时还要承担着摩托车“肉包铁”的心理压力。

  张辛对学员驾驶技能提升训练的第一步,就是要打破他们对“速度”的畏惧。学员在场地上熟悉车身的颤动和引擎的轰鸣后,张辛发现,学员都是来自各单位的年轻精英,大家身上都有股子不服输的韧劲。“你快?我要比你更快!”

  对张辛来说,这是个很好的苗头。他索性不用堆积时间的“莽练”法,而是将学员乱序分组,每日比赛成绩,还安排30公里复杂路面环岛的竞速赛。学员们在“竞赛”的氛围中,一心争先,完全忽略了心理上对“速度”的畏惧。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破了胆”。

  拉着学员“找感觉”

 骁骑和他们的大排量座驾 骁骑和他们的大排量座驾

  所谓“人车合一”,即人和车的重心高度统一,让车成为骑手身体的延伸。最终做到无论怎么穿插转弯都能平稳自如,开着350公斤的摩托可以车随心动、身随意行。针对这个目标的训练项目,便是模拟路面穿梭的“绕桩”和高速行驶下的转弯操作。

  这里就体现出了张辛所说的“天赋”,因为教官只能讲技巧,但实际操作得学员自己去找平衡的感觉。“绕桩”和高速转弯,要求骑手尽量放低重心,驾车往转弯侧倾倒,同时还要保持一定速度。这其中角度、重心和速度任何一项没配合好,都会失败。而每一个学员具体操作起来的“度”,又和他们自己的车重、体重和身高等因素相关。

  张辛首先自己驾着车,让学员计时,在有20多个弯的综合桩场地里跑了一圈。一圈下来耗时40余秒,而普通驾驶技能通过这些弯要耗时90秒左右。他这样做,为的是树立一个标靶,激发学员努力训练,超过教官。

  在多次示范后,部分学员还是不得要领。张辛灵机一动:“既然是练的感觉,那我就让他们感受一下这种感觉!”他让一些学员坐在后座,由自己载着去完成训练项目。这种方式比起单独驾车过弯是难上加难,但张辛还是尽量让学员参与这种体验。

  果然,很多一直没找到“感觉”的学员就在张辛的后座上“顿悟”了。找到了维持过弯平衡的感觉。这些学员在正常训练结束后主动提出加练,以提升自己的驾驶技术。

  争取“百骑”成“千骑”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方面,当骁骑在“演武场”上伤痕累累后,实战上路自然得心应手无往不利。另一方面,张辛也在积极出谋划策,为骁骑的装备和工作流程谋求更新升级。

  目前,张辛就密切关注着一种新道具——可拆卸式电动雨刮。骁骑出勤时需要戴着头盔,双手操作摩托车。遇到雨天就很无奈:行驶时只能任由雨点拍打残积在头盔面罩上。这将严重影响视野,给行驶带来危险。

  这是骑警队伍的一个老大难问题,张辛教给学员的诀窍:给面罩上油。针对这个问题,张辛已经开始和同事着手探访生产摩托车头盔可用的可拆卸式电动雨刮的厂家,希望能够通过新的装备解决这个老问题。

  据悉,目前,重庆交巡警总队已经在规划扩建骁骑的编制,争取在2020年能达到千骑。

  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 余珂静 受访者供图